胡闹

【双黄】沙发

BE的心,HE的命,杀不了鸡,虐不死人

梗来自寂静岭电影,手残没玩过游戏,实况还被B站吞了

 

1.

8:00

起床

8:30

早饭

8:45

出门上班

12:00

中饭

17:30

下班

18:30

晚饭

17:00

沙发

22:30

睡觉

 

黄渤掐着点过着,过成了习惯,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另一个人。偌大的屋子从温暖到寒冷,成双成对的物品俯拾皆是,另一个人的味道久久不散,从被子散发的阳光味到阳台禁烟的贴士,从日渐伸长的发梢到浴室熟悉的牙膏。

一切皆在皆不再。

叼着烟,黄渤摩挲着手中的打火机,怎么也打不开,手在颤抖,人却不知。

蜷缩的沙发中,衣服被自己蹭的露出了肚子,又是一天过去了,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更清晰的感觉到对面温柔的眼神。

“小心着凉。”

黄渤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声音,黄磊的声音,干净且温柔带着一丝疲倦,听话的扯过毯子,黄渤勾起嘴角,就这么睡着了。

夜深,知了的叫声被厚厚的玻璃和钢筋的墙阻隔在外,屋里里是那么的安静,连时钟滴答的走针声都消失了,徒留两个清浅的呼吸声,一个舒缓而又漫长,一个凝涩带着杂音像是从世界的另一端连线而来。

 


2.

事实证明,游戏是最为坑爹的东西,没有专业指导请勿随意尝试。

 

都市生存着的人总是有各方面的压力,来自社会的金钱压力,来自公司的进度压力,来自家庭的结婚生子压力,来自友人压力的压力,压力这么大,美好这么少,总要有一两个方式去排泄。

有些人选择旅游,有些人选择醉生梦死,而有一些人则是聚在一起,玩一场游戏,或输或赢皆是命运。即使有人不相信什么劳子命运,玩久了就相信了。

黄渤从小到大就没怎么相信命运,除了和黄磊的相遇。

黄磊一直知道有根透明的细线绑住人的肢体,但他的心总是自由的,所以爱上了黄渤。

但有些时候即使不相信,不愿相信,命运总会把别无选择摆到所有人的面前。

 

游戏呵,总爱把双黄分开,相爱相杀。

 

“这场游戏最后的赢家只有一个,你猜是谁?”小猪紧紧跟着黄渤穿梭在表世界的灰暗里,警惕着警报。

“我呗。”黄渤割开画像,割裂的画布后面是一间混乱的积满灰尘的房间,“黄磊一定是跟着谜题走的,绝对没有我们快。”

“嘿嘿!”小猪荡起傻兮兮的笑容,眼睛弯弯掩盖住灵动,“跟着渤哥有肉吃。”

黄渤打开之前缴获的纸袋,拿起一根鸡腿堵住小猪的嘴:“吃个鸡吧。”说着又自顾自的闷笑起来。

黄渤笑起来总带着点狡黠,像只偷到食的小狐狸,眼角的泪痣也更加晃眼,给平淡无奇的脸添了几分惊艳。

“渤哥我们接下来,饿,做什么。”小猪含含糊糊的说着话,鸡腿一上一下的跟着摆动。

“去医院。”

这个地方看起来像是用来祭祀,烧黑的麻绳,极长的梯子,一堆木头,围着一圈或倒地或缺胳膊缺腿的椅子。

啧,恐怖片里的人,基本没人性呵。

 

黄磊带着艺兴脚步悠然的走在街道上,左手牵着从学校找到的小女孩NPC。

“师傅,你现在好多了吧。”艺兴紧张的语气带着关心,“接下来要是遇到追击战,我背着师傅跑吧!”

“没事。”黄磊笑得自在,若是忽略了惨白的脸和额头的汗珠倒还是有说服力的,“我们从学校出来,看到的那群人应该是知道这里的时间点的,而他们选择在鸟警报后迅速逃离那就说明他们知道哪里可以躲避怪物,虽然最后没逃过,但道理是对的。所以我可以肯定接下来应该还有一个NPC能带我们去安全的地方。”

“行,我听师傅的。”艺兴眨眨眼,软萌乖巧,“不知道小猪哥那里怎么样了?毕竟NPC都被我们找到了,他们……诶!师傅!那孩子……不见了。”

“我们要加快脚步了,表世界要来了。”黄磊看了看左手手心若有所思,“小渤他们肯定用了别的方法,他并不会拘泥于解密的顺序,还有可能比我们先一步。”

“诶,渤哥的确很厉害呢。”

黄磊揉了揉艺兴的头发,挑眉笑道:“小渤什么时候把你给收服了?”

“这……渤哥不是也把您给收了嘛~”

“小坏蛋。”

黄磊看了看天,觉得出些不对劲来。

 

3.

不管怎么去玩,最后都齐聚“圣神”的教堂。

 

呵,信仰啊,但凡被人所利用都显得愚蠢和残忍。且看那拥挤在一起的人,他们还是人吗?疯狂的眼睛镶嵌在没有了脑子的头颅上,四处挥舞的双臂像是没了润滑油的机械,破烂恶心的衣服懒散的挂在早已死去的躯干上,一举一动皆是孽障。

“烧死她!”中央站着的女人面目早已扭曲。

“烧死她!”附和的人早已不是人了正在伤害着人类。

“烧死她!”

“烧死她!”

黄磊最不忍心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何其无辜!无能的大人迷失了双眼居然去伤害一个天真的孩童,何其凶狠!用大火带来的高温,生生烤死啊!

“师傅,我们去就那孩子吧!”艺兴迫不及待的想往楼上赶去。

破解这场戏的关键他没有找到,这些人该是有报应的啊!黄磊知道自己输了,不过认输前,先得保护好那个最无辜的孩子。

“走吧!”黄磊跟着艺兴挤出人群。

 


碰!


是大门被撞开的,撞进来两个意料中的人。

“住手。”黄渤高声喊道。

“住手住手!都给我停下来!”小猪跟着说。

“你们是谁?”疯狂的女人放下挥舞的手臂。

“惩罚你们的人。”黄渤话不多说,拿出匕首就往自己肚子上捅。

黄磊见状手不禁一抖,结开的绳索掉到地上,闷的一声响。

血像喷泉一般涌出。

黄磊抱住被救出的孩子,站起,俯视着下面的人。

黑暗侵袭。

黄渤放开捂住腹部的手,伤口已然愈合。

教堂成了地狱。

熟悉的系统声音响起。

“恭喜黄渤成为‘寂静岭’一关的胜利者,完成正常结局。”

“恭喜黄磊成为‘寂静岭’一关的失败者,完成解密任务。”

“胜利者奖励:复活一个人离开寂静岭。”

“黄磊。”

黄渤还记得那次投票,他选择了和小猪一组所以把选票投给了黄磊,每个人都投给了黄磊,按道理来说他是可以理直气壮的,事后他也不觉得后悔,但谁知道呢,谁知道他会喜欢上他。

这次当然救你。

 


4.

结果又被坑了。

 

作为玩家在游戏里死亡会变成幽灵飘在尸体的上空,什么都听不到,世界从彩色变成黑白,连血都不那么恶心。

又输了。

要是一局不赢也有成就他一定早拿到了。

黄磊自嘲的笑笑,却又不得不服,他的小渤确实厉害。

黄磊。

黄磊看到了黄渤在说他的名字,同时也看到了两个女孩合二为一,再次融入了彼此。

“他说要复活你呐~”女孩带着古怪的微笑,娇俏的一歪头对着黄磊说,“可惜的是你再也回不去他身边了。”

黄磊皱眉。

“你即使复活了,也只能在我的世界里了呐。”

 


5.

8:00

起床

8:30

早饭

8:45

出门上班

12:00

中饭

17:30

下班

18:30

晚饭

17:00

沙发

22:30

睡觉

 

黄磊保持着和黄渤一样的作息时间,感受看不到的一切。

他知道小渤在吃饭,他闭上眼想象;他来到小渤上班的地方,依旧的空无一人,他就静静的站着,看向应该有人的地方;他坐在面向落地窗的单人沙发上,凝视着对面的沙发,他猜小渤一定在那沙发上,看着他们一同欣赏的书。

真的,无聊啊。

小渤,没有他人的世界很可怕,没有你,让这可怕加倍。

 


6.

“呵!”黄渤被噩梦给吓醒了,浑身冷汗,手不自觉的往边上探去,无人。

黄磊!

“小渤?”黄磊从门口走进,头发乱蓬蓬的,身上围着围裙,“又梦到那个了?”黄磊皱眉,温柔的给黄渤抹去额头的汗珠。

“我想抽烟。”黄渤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哑声道。

“可以,不过得吃完早饭。”黄磊笑笑,揉了揉黄渤的头发,抓住手,把人拉了起来,“别想太多,不过是游戏。”

黄渤盯着黄磊的眼睛,用同样的语气也对黄磊说道:“你也一样,这不过是游戏。”

“对,你在。”

“我在。你也在。”

“我们今天在沙发上干一场吧。”

“你下我上?”

“你猜~”





END

评论(2)
热度(25)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