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黄磊】白纸黑字(中)

注意:平行世界  黑化梗
莫名多出来的中



part2.回忆

 

“爸爸!”夕夕打着呵欠揉着强迫睁开的眼睛,不解的看着翻着东西的父亲,“好困啊,爸爸你在干嘛呢?”

黑暗里的人停下了动作,缓缓站起,转过头。

“啊!”

黄磊被夕夕的惊叫吓醒,猛地坐起,紧张地看向身边躺在身边的孩子:“怎么了?又做噩梦了?”摸了摸夕夕的额头,黄磊抹了一手的汗。

“别怕,看看外面太阳多暖,爸爸也在你身边呢。”黄磊俯下身子轻吻女儿的鼻尖,隔着被子温柔地呼噜女儿的小肚子,“困不?还有点早。”

“不困了,被吓醒了。”夕夕眨眨眼,嘟起嘴看父亲,“好饿呦~”

黄磊笑眯眯的朝夕夕嘟着的嘴上吻去,么。

“那夕夕就去洗洗吧。”掀开被子迷乱的找到睡裤穿上,黄磊还顺手的撩了撩衣服,“爸爸给你去做早饭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磊抱着夕夕冰冷的身体止不住的狂笑,“我傻,我错,我之过,害了你。当年,我就不该收养你。”

手颤抖着合上夕夕的眼,黄磊也跟着闭上眼,再睁开,乌黑的眼中失去了原本的光泽,变得深不见底,如深渊一般吞噬了原本的良善。

“枪打出头鸟是吧。”黄磊勾起嘴角笑得嘲讽,眼神轻蔑的看向客厅的落地窗外,窗外枯枝无新叶,“我不是鸟也不是枪。”

说着黄磊温柔地放下夕夕,撑地站起,带着血的手随意的在衣服上抹了把然后插进裤子口袋里,一脸温柔的带着笑,不知道笑什么:“哈,我该是那个持枪的人呢。”

 

“当几束阳光从窗棂滑入我的身体,温暖我的灵魂,并且拉起我的手,轻推开我的双眼。在光和影交错间,手指枯叶般地舞动,指尖流动出浓白的液体,滴向天空,融成白云,然后就是飘飘荡荡。

我的肢体被彻底割裂。”

 

 

三年前。

校宿舍。

黄磊刚刚把宿舍从里到外,从阳台到厕所打扫了个遍,这才得空坐下来喝口水,然而烦人的咚咚咚声阴魂不散的响起把黄磊从椅子上拉起来。

“谁呀?来了来了。”黄磊边喊边拖拉着拖鞋去开门,“谁?诶,老师。”

门口的人是黄磊的硕士导师。

“小磊啊。”导师欲言又止。

“别墨迹了。”声音从导师身后传来,声音的主人搭上导师的肩膀,顺势往里走,“这就是你说的你最优秀的弟子?看起来真文气。”

“哎,就是他了。”导师叹了口气,用力的拍了拍黄磊的肩,眼神却含着歉意。

“黄磊?”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的询问。

“我是。”黄磊扒拉头发回答,眼睛却盯着转身离开的导师的背影,“您找我有什么事儿?”

“我是重案组组长,唐风。”唐风直白的介绍自己,并向黄磊伸手,“我找你帮忙破个案子。”

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黄磊狐疑的握上唐风伸来的手,皱眉道:“我只是个学生,没本事也没必要帮你。”

唐风走进寝室,关上门:“最近出了多起凶案,重案组认定其为连环凶杀案,但唯一的嫌疑人却是个患有精神病的患者。这还没完,在警局工作数年的档案员回忆说三年前和六年前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件,最后抓捕到的凶手都是患有不同却都极其严重的精神病患者。而这些人的共同特点就是都是一家名为‘向死而生’的酒吧常客。”

“这就麻烦了。”黄磊听完不禁说道。

“我刚刚和你说的都是机密。”唐风说完又添了句。

“这麻烦就大了。”黄磊舔了舔干裂了的嘴唇,轻咬下唇,“您这是打定主意非得拉我下水了,我这听完还可能拒绝不。”

“不能。”唐风依旧说的干脆,“先跟我去一趟警局吧,那里有惊喜给你。”

 

 

两年前。

小食街。

孙红雷搭着黄磊的肩膀,吃着黄磊付钱的冰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那天我看见红雷你,绝对不是惊喜是惊吓。”黄磊看着手机一直震动直到对方挂掉电话,“而且自从碰到你,我运气就没好过,跟以前一模一样。输得各有道理就是不赢。”

“哎。磊磊你运气不好哪能赖我!”孙红雷一大口咬了块冰下来在嘴里嘎嘣嘎嘣嚼,“明明是碰着磊磊你我就一直处于生态最底层。”

“大傻子。”黄磊被孙红雷给傻笑了,“两年了你还是如此单蠢,真是不容易。”

“对对对。两年了,老大还没把我们召回去,对了,磊磊你硕士学历拿到了没?”

“当然。”黄磊推了把孙红雷的脑袋,“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要干嘛?我觉得唐风找我来就是给你当保姆当脑子来的。”

一脸凶样却傻的可爱的孙红雷傻傻的看向黄磊。

“三年,第三年就结束了。”

 

 

一天前。

咖啡馆。

四溢的香味,舒缓的音乐,长得正好的文竹,温暖的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窗散落到黄磊的肩上手上姜黄色的毛衣上,连发梢上都镀上了层发光的金色。

书页翻动带着纸张摩擦的细微声音,手指划过黑色的印刷字划到了阳光顾及不到的页脚。

黄渤推开店门伴着叮咚的风铃声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宁静美好的画面,但美好就是用来打破的,悲剧之所以悲剧是因为打破了人们内心的美好,摧毁了至高无上的东西。

“黄磊。”

黄渤仔细的放下咖啡杯,舒服的窝进沙发里。

“小渤你又到的刚刚好。”黄磊看了看表,抬头对黄渤展示了一个黄磊式微笑,“分毫不差。”

“啧,狐狸。”黄渤转着咖啡杯,一圈两圈三圈最后把手柄转到最初的位置,“第一次见你,若不是因为你带着夕夕一副慈父的样子,我是绝对不会和你深交的。”

“我知道。所以觉得对不起夕夕。”黄磊盯着黄渤转动咖啡杯的手指,隐去笑容,“小渤,治不好你的强迫症我真的挺,失败的。”

“失什么败啊!玩这场游戏我没变态就是拜你所赐了,你还有什么失败的,管好你自己才是,我看你纯粹是医人不自医,上次你醉了说为了夕夕死也无悔我可是听到了。”黄渤勾起嘴角,笑的嘲讽,“你自己小心,我可管不了你。”

“要换做小渤,小渤也和我一样吧。”黄磊喝了口咖啡,放下杯子,舌头灵活的舔走嘴角的水渍,“马上就是最后一场了,牛鬼蛇神也该出现了,小渤,你会帮我不。”

黄渤心里暗自叹气,选择对他来说就是哪个在前选哪个,即使再欣赏和可惜黄磊他也只会选择昨晚就预约了的小猪,就像菜单上黑咖啡排在白咖啡前面,他就必然点黑咖啡。

笃笃笃。

黄渤敲着桌子,实在是敌不过对面那过于恳求的眼神,握住了桌下伸来的手。

小小的破个例。

让你安个心。

 

 

tbc



评论(2)
热度(10)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