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嘎尾】非典型性抑郁症患者

cp:医生嘉尔x患者张伟

注意:流水的叨逼花样的发糖

 

也不是很了解抑郁症,就瞎写写勿深究

 

1.

“您好。”王嘉尔一贯的在病人面前展示自己最真诚的笑容,虽然经常被说是傻笑。

“啊,好好好,您好啊。”大张伟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后又敷衍了事的问好,眼神飘忽写满了抗拒。

王嘉尔歪头仔细的瞅了瞅对面的人,又认真的翻了翻病例,不自觉的瘪嘴认真道:“我认真的考虑过您的病情,看起来并没有很严重的迹象,就是生活极其的不规律,这样子很不好,对身体不好,对心理健康也很不好。”

“嗯嗯嗯,您说的是,我也觉得这样很不好,是这样的,没错哈。”大张伟其实挺烦别人跟他说些指责他生活的话,要不是他经纪人逼着他来,他才不会吃饱了饭没事干,有这点闲工夫还不如赶场商演来的划算,去商演他还开心呢!

“我看哥哥你情绪低落,整个人也没有精神,把自己整个的投入到工作中以缓解情绪,一旦放松下来又回到原点,是有些早期抑郁症的症状,不知道哥哥能不能和我说说生活上的更具体一些的感受啊。”

“生活啊,就一般嘛,该干啥干啥,好好工作呀。”

“不是,我是想问你生活的细节。”

“细节?不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尿尿拉屎人生常事。”

“额,也不用太细节。就是哥哥你平常不工作会干些什么,都是开心啊还是不开心呢?”

“不工作就想着工作要干什么,上一次做的怎么样,下一次又要做的怎么样呗,还能干什么。谁叫我是个认真工作的人的啊。”说着,大张伟倒是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哥哥,我是真的希望你认真的回答我的问题。”王嘉尔听得有些生气,生闷气。

“好吧,可是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不想认真回答。”

“我是为了哥哥你好,你也是为了自己好才来这里的呀。”

“Never mind。”大张伟无所谓的摊手,“这里也不是我主动想来的。”

王嘉尔抿嘴,合上病历,他第一次给别人看病却弄的自己不舒服,也是第一次碰到想大张伟哥哥这样的病人,说到底就是不知所措。

“既然如此,我就走啦,谢谢您啦。”大张伟也不想再待下去了,起身就想走。

“长尾哥哥!”王嘉尔想挽留,一激动就暴露自己的香港口音,“啊,张伟哥哥,你等等。”

大张伟有些懵,第一次有人这么叫他来着:“长尾也行,随便叫,开心就好。啊,对了,你刚刚叫我有什么事儿?”

“其实,我看哥哥您总能想到自己的哥哥,所以关心过度了,但是,作为医生我也不能放任哥哥你乱来。”王嘉尔语速一块,倒有点撒娇的意思,“我想知道,能不能和长尾哥哥你先做朋友。”

“朋友?”

“恩恩。”

“随便你。”

 

 

2.

王嘉尔の日记:

 

X年x月x日

第一次约长尾哥哥出来玩,我把地点定在了游乐园,因为我觉得长尾哥哥虽然是在工作上是带给别人快乐的人,但哥哥本身不快乐。

而且,我觉得哥哥很适合游乐园呢!

 

X年x月x+1日

啊啊啊!今天一天都很开心。长尾哥哥果然很适合游乐园,我们都玩的很畅快呢!我发现了长尾哥哥比我还想小孩,不过,好可爱。

对了!我还发现了长尾哥哥的秘密,哥哥害怕去鬼屋!

哈哈哈哈哈哈现在还不是很熟,等到以后一定要再来游乐园,我好想看长尾哥哥被吓到的样子呢。

啊,这样想是不是有点不好?

 

X年x月y日

见到了长尾哥哥的朋友。

王文博和郭阳。

都和长尾哥哥玩的好好,但是郭阳的眼神为什么那么温柔。

我有点不开心,不知道为什么。

我要找机会去问问哥哥的朋友关于哥哥的事。

 

X年y月y日

终于!来到了长尾哥哥的家里。

好,鲜,艳。

好,可,爱!

其实越是闹腾的风格越是表现出哥哥内心的焦灼和孤独呢,就像哥哥平时给人的表现,有人在的时候滔滔不绝,没有人的时候安静哭泣。

对了,长尾哥哥家的厨房很干净,看来哥哥不会下厨啊。

所以,我要不要学学?

 

X年z月z日

和长尾哥哥进行了第二次深入交流。

 

 

3.

“哥哥你不要老在屋子里晃悠,好吗?”王嘉尔好不容易碰到大张伟没有工作也没有准备工作的日子,经过哥哥同意定下来谈心。

“啊,好好好好,好吧。”大张伟每次在这样的环境里就莫名焦虑,不想坐在来,或者说是不想安生下来。

“要不。”王嘉尔指了指闲置在一边的沙发,“哥哥你躺上面吧,不是什么正式的事,怎么舒服怎么来嘛。”

说着王嘉尔走过去,拉住大张伟的手腕,直接把人带向沙发,然后顺便把人安在沙发上,自己也靠着沙发,转头看着大张伟。

“长尾哥哥。”

“哎。”

“哥哥你闭上眼想象自己在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地方,用最舒服的姿势,听着自己最喜欢的歌,好吗?”

“行。”

“哥哥你现在在哪儿?”

“爸妈家里。”大张伟不自在的挠了挠脖子。

王嘉尔笑着轻轻抓住哥哥的手腕,放回大张伟的大腿上。

“别怕。”王嘉尔感觉得到他的长尾哥哥是个很没有安全感,很焦虑的人,不喜欢赤裸裸的把自己暴露在别人面前,所以总是掩饰,而掩饰的久了就习惯于掩饰了。

“你这话像是说给小孩儿的。”大张伟挑眉贫嘴。

“哪有,大人也有会害怕的时候啊。”

“有吗?你什么时候害怕过?”

“嗯,一开始离开爸妈去求学的时候就常常害怕,现在面对生老病死也很害怕呢。”王嘉尔望天很认真的想了想。

“切,这还不是小孩儿吗。”

“诶,有吗?”王嘉尔眨眨眼,沉默了会儿才想起来自己一开始是要干什么,不可思议的乐了起来,“真是的,又被哥哥给岔开了,不行,我们还是要回到之前的状态。”

“岔”这个词也是从哥哥那儿学来的哈哈。

“嗯,重新来。哥哥你现在是在你爸妈家里,想像你躺在最舒服的床上。”

“嗯。”大张伟闭着眼慵懒的回答。

“哥哥你现在在听什么歌?”

“自己的歌。”

“能想到最开心的事是什么?”

“在舞台上唱歌有人跟着唱。”

“最害怕什么?”

“怕没事情做。”

“最近开心吗?”

“还行。”

“开心的时候多还是不开心的时候多?”

“不开心。”

“觉得活着有意思吗?”

“凑活。”

“会想到去死吗?”

“以前经常挂在嘴边,现在也是。”

“想死吗?”

“想啊,不过不会。”

“为了什么不会?”

“底线是我爸妈。”

“好了。长尾哥哥现在请深呼气,然后睁开眼。”王嘉尔收回痴汉的眼神,认真的看着刚刚的对话记录。

大张伟睁开眼偏头,发了会呆:“其实,我一直不明白这样做的理由,什么闭上眼什么都不去想,然后回答问题,不都是假的吗?我想怎么回答还是怎么回答呗。难道喜欢吃辣鸡翅还能变成吃西红柿?”

王嘉尔被问的愣住。

“嗯,喜欢吃辣鸡翅当然不会说自己喜欢西红柿,因为喜欢辣鸡翅是你发自内心的喜欢。至于,为什么要用这种形式就只是要让哥哥你放松,对我没有戒心,然后好好的回答问题。”王嘉尔笑了笑,认真的看着大张伟说。

“哎呦。”大张伟拿手挡住脸,“以前没觉着你笑的这么荡漾。”

“荡漾?”王嘉尔继续懵。

“呀,没,我刚刚啊什么也没有说,对了,小医生您还要问些什么嘞?”大张伟赶紧岔开话题。

“嗯,长尾哥哥你睡觉好吗?”

“好好好好啊,虽然独守空房,啊,不是,不就是一个人嘛,夜深就有点无聊,不过抱着枕头还是很舒服的。”

“长尾哥哥。”王嘉尔是有些生气的。

“啊?”

“为什么总是不好好回答问题。”

“没办法,因为这个好多老师都辞职不干了。”

王嘉尔叹气。

“算了。问最后一个问题。”

“嗯,问吧。”

“你喜欢我吗?”

 

卡!

不对。

重来。

 

“你觉得死是什么?”

“死?就是一切重来吧。”

 

 

4.

 

王嘉尔の日记:

 

X年y月z日

其实我觉得哥哥没有抑郁症吧。

哥哥是个逞强且自我意识很强的人,有着目标和方向的时候哥哥绝对不会抑郁,最怕的是哥哥什么都没有,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努力的方向,没有了支撑他的亲人和朋友的时候,就一切都来不及的吧。

幸好,现在一切都在最好的时候。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所以,喜欢上哥哥也是最好的安排吧。

 

X年z月z日

日记被哥哥看到了。

不过也无所谓。

反正已经在一起了。

 

 

END

 



评论(2)
热度(34)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