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嘎尾】月光宝盒


cp: 王嘉尔x大张伟

注意: 内容如标题   作者爱大导

来自   @一个随便的小号   的点文

 

 

1.

“世界上真的有月光宝盒吗?”

“切,怎么可能。过去的就过去了,把自己曾经丢下的东西再捡起来放嘴巴里嚼,吧唧吧唧别提多恶心了。活在当下,无悔过去,面对未来。孩子,你还小啊。”

“我不要回到自己的过去,我只是……”

“只是?只是什么?想看别人的过去?哎呦,你可别指望着看我的过去啊,我的过去可无聊了。”

“真的?”

“绝对的啊,想想我这么高的地位,不从小努力怎么成?我那是整天被关在棚子里练出来的啊!”

“啊,我就是觉得你小时候一定很可爱!”

……

沉默。

“诶呦喂!”某人捂住眼睛,蹭了蹭沙发后才缓过神来,假装皱眉狠狠道,“好好看电影儿,憋瞎说话了!”

“哦。”

 

 

2.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王嘉尔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做梦,他只依稀的记得自己之前刚刚喝了杯热牛奶准备睡觉。

额,所以,这里是梦吗?但感觉又好真实。

王嘉尔茫然的站在不知道是哪儿的一条小巷子的当中央,左右都是半高的围墙,漆着红漆,还有些小孩子的涂鸦。

一开始四周都安安静静的,没有人声也没有风声,没有叽叽喳喳也没有吱吱呀呀,什么都没有好像只有他自己。然后渐渐地,开始有了倒水的声音,有了椅子挪动时作古的关节发出的呻吟,还有了踢踢啪啪跑步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响,渐渐加入了叫喊声。

“张伟你别跑!”

“傻子才不跑。”

“张伟你站住!”

“才不~”

“追啊!”

啪。

很响的一声,王嘉尔甚至感觉是巨响。

“哎呦!”

“哈哈哈哈哈跑步你也能摔到。”

“我这是鞋带散了。”

“噗!我说你鞋带有不散的时候吗?”

“当然有!我妈刚给我系上的时候不就是不散的吗,傻逼。”

“诶呦,你还顶嘴。”

噼里啪啦。

最终归于安静。

王嘉尔很想冲过去拦住那些打人的坏孩子,抱住张伟,因为他直觉这个张伟就是他的长尾哥哥,走路摔跤,鞋带不系,还逞强。

即使被打,也没有一句求饶。

王嘉尔急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就是动不了,知道最后一切又安静了下来他才一个趔趄,发现自己回归了自由。

“你没事吧。”王嘉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大张伟,在他跟前刹车,弯腰想把人扶起来。

“没事儿。”大张伟低着头,甩开王嘉尔的手,径直要往前走。

“真没事?”王嘉尔不放心,跨了一大步再次挡在大张伟面前,半蹲下来着抬头看小孩,肿起的嘴角,都是灰的衣服,磕破的膝盖,“不疼吗?”

“不管你事儿。”

大张伟吸了口气,紧了紧书包,想继续往前走。

王嘉尔是真的心疼,也猜到大张伟不会搭理他,所以也不说什么了直接把不高的孩子公主抱了起来。

“你干嘛!我报警啊!”大张伟吓蒙了,反应过来后拼命的蹬腿,挥舞着没多大力的手臂。

“找老师也没用。”王嘉尔把人抱紧,没有目的的往前进。

“我才不找老师呢。”这人是不是也傻?

 

结果,王嘉尔还是仗着大张伟的指路才找着路,买了药然后跑到公园里休息,哦对了药钱还是大张伟自己付的,王嘉尔没带钱。

“疼。”大张伟坐在石凳子上,翘着脚,乖乖的让王嘉尔涂药。

王嘉尔抬头看见大张伟眼眶红红的,立马轻轻吹着伤口,边吹边说:“呼呼呼~痛痛飞走啦~”

这人估计真傻。

“谢啦。”大张伟想嘟嘴嘴,但感觉一疼又马上变回了面无表情,“我要回家了,再不回去又要被唠叨了。”

“啊?”王嘉尔想捏大张伟白嫩的小脸又不敢,心里的有些不舍的站了起来。

大张伟蹦下来,剁了剁脚,忽的抱了王嘉尔一下,头靠着王嘉尔的肚子蹭了下后马上跑开:“我听见你肚子叫了~”

 

 

3.

随着大张伟的离去世界也跟着离去,一切归于黑暗。

等到光明再现,王嘉尔见着的是一个破破烂烂的舞台,简陋的设备和稀稀拉拉的观众。

天空正飘着小雨,阴沉沉的,人们的热情也跟着阴沉沉的,几支乐队在台上漫不经心的弹着唱着,也不跟下面的人互动,也不说些什么,直接开始唱唱完直接走人。

连串场的主持人也跟没吃饱饭似的。

王嘉尔站在人群边缘,不知道该干什么,他从没见过这样的舞台,也没到过乡下,没踩过被水糊的脏兮兮的泥地。

一切都很无聊,直到花儿乐队的出场。

“下面的观众们好~我们是花儿乐队。”

稀稀拉拉的鼓掌。

“天气不太好,不过还是要高兴的嘛~下面就由我给大家讲个笑话吧!”

大张伟的声音好像一直没有变过,说话时的京腔,不正经的言语,还有唱歌时清澈的小奶音。

笑话挺俗套的,却总能逗得人哈哈大笑。

“接下来是一首很快乐的歌曲带给大家《洗刷刷》希望大家喜欢。”

王嘉尔搁着人群看向台上的大张伟,看着大张伟耷拉着湿淋淋的头发依旧活力的在台上蹦蹦跳跳,看着他弯着腰弹吉他,蹭着话筒唱歌,看着他,即使条件不好依旧开心的唱着开心的歌。

好像更喜欢他了。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他呢?

 

 

4.

王嘉尔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转场,每次黑暗来临他都会想着下次再看见大张伟是什么样的大张伟。

他见着过在路边买衣服连砍价都不会的懵逼状的长尾哥哥,不过现在学会淘宝了,看不到这样的状况了,有点可惜。

他看见过邋里邋遢走在街上买吃的被老师认出来,一脸欣喜化作尴尬的长尾哥哥。

还有一次他坐在观众席上久久不愿离去,看着蹲着像兔子似的长尾哥哥和他的粉丝儿聊天。

最让他难过的又是一个下雨天。

他看见长尾哥哥在哭。

他的长尾哥哥爱哭,听歌会哭,唱慢歌会哭,看书会哭,就是走过看到句戳心的话也会哭,每次想哭却又会傻傻的笑起来。

但他没见到过哭成这样的长尾哥哥。

雨在下,却像是没在下。

他一直站在他身旁,他却不知道。

王嘉尔蹲在大张伟边上,伸手想把人搂住却怎么也不能成功,他就只能一直一直陪着他的长尾哥哥哭。看见有车向大张伟驶来心急如焚,拼劲全力也只让车偏了点,堪堪轧过大张伟的手。

好难过。

什么都做不了。

“长尾哥哥,别哭了。”

“你哭的人看不到你哭,不想你哭的人,不会让你哭。”

“长尾哥哥……”

“诶!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来。”

!!!

 

 

5.

“我做的早饭好吃吗?”

“挺好的,就是蛋老了点。”

“我衣服叠的好吗?”

“挺好。”

“我地拖得干净吗?”

“干干干干干,很干净。”

“我……”

“我说你没事做阿姨干的事儿干嘛呢!你这不是抢人生意吗,小心下次阿姨再来哭天喊地。”说着大张伟扯住王嘉尔的衣服把人拉倒自个儿边上,“你唱唱看这首歌。”

“哦。”

“哎!对了,我昨天好像做了什么梦,尽感觉你在我面前晃悠了,瘆的慌。”挠了挠脖子,大张伟瞥了眼认真看哼哼的王嘉尔。

“真的吗?”王嘉尔立马抬起头,眼睛亮闪闪的,“我昨晚也梦到长尾哥哥了!感觉超真实的!就是醒来后不记得到底做了什么了。”

只记得要好好爱你。

“啊!对了!以后我要好好学习烧菜,哥你每次唱个歌都满头大汗的,网上说这是肾虚!”王嘉尔今天醒来特意上网查了很久,连菜谱都准备好了。

“我去!我这是汗腺比较发达,全跑脑门上去了。再说我那哪儿虚了?我这是岁数大了。还有,我拒绝吃黑暗料理啊!”大张伟义正言辞。

“真的吗?”王嘉尔委屈脸。

“哎呦!”简直没法儿neng了这是,大张伟屈服,“好好好好吧,随便你。”

 

 

END


 


评论(13)
热度(72)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