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双黄】能饮一杯无?


  • 盲人戏曲家vs.旅行摄影师……设定都是浮云,Burger是全能的
  • 之前写黄胖是假装盲人,这会儿就真盲了……我真是有执念

 


1.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在茶香悠悠的水乡,在忽然开阔的巷尾,在沾染昨夜水汽的青石板上,一袭长衫外面罩着厚厚的裘衣的男子举着右手做敲门的姿势,询问屋里早已离去的友人。

虽是秋天,但风并不夹带凉意,街上的零零散散的人们都只穿了薄薄的单衣,那演着戏里人的男子却真像是从寒冬里走来的文雅书生,就是这一抬手也窥得见那满溢的书香气。

“吱呀。”

无人的大门被风吹开,书生提起长衫向前一跨,衣角划过门槛。

一步一步,书生缓缓向屋里走去,脸上的笑意渐淡,脚步渐缓,伸出手又收回,唇欲动又闭紧,最后一声长叹。

“呵。”书生拾起笑容,转身离去,离开这屋,离开这路,孤寂的身影向前,向前,好似在一片大雪中,将要远去,消失……

 

无聊路过的黄渤瞥见这远去的身影忽的挺直了懒散的背脊,举起手中的炮筒,瞄准书生,“咔嚓”!

快门声很轻,但戏里的书生却忽的转头,来到了戏外,一双大眼直直的看向黄渤,距离有点远,黄渤看不清那人的眼神。

居然被发现了。真敏感!

黄渤见自己偷拍被主角发现了也不尴尬避让,反而大大方方的向书生点头示意,还冲对方用口型打起了招呼“你好”!

也不知道这书生看到没,黄渤想。

就在这时,书生朝黄渤的方向粲然一笑,点了点头。

哈!笑得真是好看。其实黄渤并不喜欢喜欢笑的人,特别是那种为闻其声先见其笑的人,无他,就是觉得假。当笑容不再诠释笑的时候,笑又有什么意义?不过这书生到是妙得很,嘴角上扬,眉眼弯弯,即使有点距离也不妨碍黄渤接受这真诚的笑。

干净温暖带着书卷气,便是这书生给黄渤的第一印象。

 

一场戏终了。

难得坐下来而非四处寻找的黄渤摩挲着相机,一张张的欣赏今天的成果,却蓦的停下;有些微凉的手指停在飘起的衣袂上,定格的画面里只有一个人,那人披散的头发在风中微扬。

呼,呼。

秋风扬起地上的枯叶,刮走额头的薄汗,顺路还吹来了红烧味里香甜的味道。

“原来这么晚了。”黄渤看了看腕上的表,抚摸了下饿的瘪进去了的肚皮,轻轻放好相机,站起身,往余香飘来的地方走去。

 


 

2.

 

房间里乱哄哄的,人来人往,噼里啪啦,小道上都被戏服占满了,堪堪走过,还见着露出来的古色古香的衣袂或巴洛特风格的泡泡袖。

“磊子!去吃饭不!”询问声中间夹杂这乒乒乓乓的响声却不减清晰。

“不了!今个儿我要去吃小七推荐的湖羊面。”黄磊换好衣服,拿上黑色的长柄雨伞,“这盒饭我是此生不想再吃了,比东区的薄粥还难吃的东西我也是第一次见。”

尝过东区及其难吃的薄粥的人意会的哄堂大笑。

“去吧去吧!”老师傅挥了挥手,叹气,“书生去书生面馆,你咋不吃书生面!”

黄磊吐了吐舌头:“奈何那里没有这道面,要不一定红火!”

老师傅抬脚往黄磊屁股上踹:“臭小子,晚上回来给我烧夜宵吃。”

黄磊感到风声,赶忙往左躲去,却不想撞到了红木的桌角,疼的黄磊一激灵。

“嘶。”疼的说不出话。

老师傅见状忙看黄磊状况,心疼的说:“你啊!台上看起来冷静文雅,一到台下怎么就毛躁了,也是我的不好,见你这么灵活总是忘记你,你看不见这世界。”

“没事……”黄磊龇着牙,揉着腰,“老让你们忘记我是个盲人明明是我的厉害,今天是意外,嘶,我饿死了,我先去吃了。”

老师傅一脸担心,问到:“不用找人陪你?”

黄磊耸了耸肩,拿起雨伞示意老师傅:“不用了,别人都忙着处对象呢,那能打扰他们好事,我有探路器,没事儿。”

“那你小心!”老师傅看着黄磊熟练的步伐,依旧担心的提醒。

“知道。”

 

 

书生面馆里。

黄渤坐在角落里,埋头猛吃,抬头时意外的见到了今早戏里的的书生。

真巧,黄渤想。

 

“老板,来一碗湖羊面。”

“好嘞!”

“多少钱?”

“承蒙十五元。”

 

干脆的点完单,黄渤见黄磊瞅都没往墙上瞅一眼,不禁好奇,然后见他一把长柄雨伞左右探路就惊讶于刚才的发现。

盲人?真是不可思议。

黄渤视线跟着黄磊,从一头到另一头,直到黄磊坐下,坐在他边上。

“你好。”黄磊淡淡的问好。

“好。”黄渤一时语塞,“对了,你是怎么知道那时我在拍你?”

黄磊有些惊讶,眉毛一挑:“原来是你。怪不得,我就觉得有点熟悉。知道你在拍我一是我听到了声音,你知道的上帝关了扇窗户就会开一扇门,所以我听力很好,其次,就是你这让人无法忽视的眼神。”

“眼神?”

“对的,那种在秋天里让人感受到夏天的眼神。”

 

 


3.

 

眼神。

黄渤看着镜子里耷拉着头发平凡无奇的自己,咧嘴用指腹划过眉眼最后停在眼角那破坏了整体平凡感的泪痣。

不期而遇。

黄磊也好,话剧也好都是相当美好的不期而遇。

在这之前他的相机里只有风景,只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寂寥壮阔,水天一色的空白和“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寒冷惶恐。

而今,黄渤每每看到相片里那颀长的身影就会回想到,那充满悲剧性却意外的在结束时看到希望的话剧,就会觉得充满无法言语的温暖。

真是奇妙。

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竟然成了他的精神动力亦或是精神食粮,用来填补透风的空白。

 

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黄渤就像最狂热的粉丝,不错过黄磊的任何一场演出,看了一场又一场黄磊的戏,同样的戏看出不一样的张力,然后渐渐熟悉到记住了每一句台词,熟悉到一闭上眼就有他。

懦夫。

黄渤自嘲的笑,复又叹气,认真的凝视这手中唯一一张洗出来的照片。

注视不就是爱的开始,而爱,不能少的便是当面言说的决心和不断前进的行动。

然而他怕。

他怕自己追逐的仅是那人虚幻的影子,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完美的人,怕对方尴尬,怕自己失望,怕心中的空白再次透风。

寒冷而孤独。

 

闭上眼,静默。

待再次睁开眼,黄渤干脆的移动鼠标,把关于黄磊的照片全部删除,一干二净。

 

 


4.

 

他是相信缘分的,亦相信爱情里被诠释的赤/裸/裸的一见钟情。不过他自知一见钟情这事儿不会出自于他,看不见就不会有所谓的一见即钟情吧。

站在风中的黄磊发着呆想着。

又是一年戏曲节结束,今年的秋特别的冷,所以是不是代表这今年的江南也能踩过软绵绵的雪地,握住大片的雪花,喝到雪水山泉。

 

“假如我是一片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

 

黄磊张开手臂对着秋风朗声念着诗,眼睛虽无神采却亮的惊人,像是看到了冬天的第一朵雪花,噙笑。

日下西山,空气渐渐变得冷冽,远处有人在喊。

“磊子,车要开了。”

“好。”

黄磊也不知道傻傻的站在无人的街道上在等待什么,但总觉得少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吹着寒风,可是,少了谁?

眼神。

黄磊嘴里含着着两个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算了。

黄磊转身径直向大巴走去,面前有人跳下车子拉起他的手。所以他永不会知道曾有人捧着向日葵倚在墙角踌躇不前。

向日葵的花语,我只看着你。

 


 

5.

 

酒吧里人声鼎沸,群魔乱舞。

黄渤一个人抱着吉他坐在木椅上安安静静的用悲伤的语调唱着温暖的情歌。

 

“我们重逢的那个秋天

世界不曾有改变

走过多么离奇的情节

只因两颗心维系悬念

或许在一个暖暖的冬夜

细数遗憾和残缺”

 

“仿佛早预知你的容颜,暮然回首竟是另一个春天。”

黄磊被一群人拉来酒吧原是拒绝的,但一走进就听到了他听着十分熟悉的歌曲,不禁跟着哼唱了起来。

拉着黄磊的人听着台上和身边两种不同的唱腔和完全不一的情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说磊子啊,你就别用你那破铜嗓子唱歌了,听着我别扭,你还是适合文艺的读读徐志摩的诗比较正常。”

黄磊找到位子,舒舒服服的坐下:“去!我们这几个人里最没资格调侃我的就属你了,明明唱的从不在调子上还喜欢霸着麦克风装麦霸。”

其他一众人闻言哄笑。

“磊子说的有理。”

“我觉得磊子唱歌像念诗挺好的啊!”

“你个颜控花痴什么都说好。”

……

吵吵闹闹的一会儿,坐在黄磊正对面的人打开一瓶酒放到黄磊面前:“今天,不醉不归!我就不信了,这黄磊小子真是千杯不醉。”

“兄弟们,干!”

“好!”

黄磊无奈哂笑,来者不拒,听着笑闹声也渐渐的醉了。

不久便一地空瓶。

“我去一趟厕所。”黄磊揉了揉太阳穴站起身说道。

一行人也都喝大了,冲黄磊摆摆手示意知道了快去快回。

被暖气吹得微醺的黄磊走了一段路才发现忘带手杖,不想回去只好扶着墙,像一个真正的醉鬼似的慢吞吞向前。

 


“小心!”

和着提醒声,黄磊一脚踩空摔进了对面人的肩膀上,下巴磕到硬实的肩膀,牙齿上下一合咬到来不及逃脱的舌头,让黄磊痛出了泪花。

“没事吧。”对面人的声音有些干有些沙哑。

“没!没事。”黄磊一边龇牙吐舌,一边习以为常的淡定道:“谢谢你了。”没有惊吓,却有些莫名的觉得声音熟悉。

“没事就好。”对方像是松了口气,又有点犹豫:“那,需要的带你去卫生间吗?”

黄磊想了想,说了声“好”。

 


抓着黄磊的手腕把人送进厕所后黄渤逃也似的从酒吧里跑出来,甩着手,喘着气。

什么鬼缘分!

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黄渤靠墙蹲下,深吸一口烟,憋了会再朝天吐出一个个完整的烟圈。

呵,放不下那就只好拾起来。

命运。

黄渤把烟吸到烫手后扔到地上,狠狠的踩灭。

 


等黄磊从卫生间里出来,许是酒醒了,猛然记起了对方的声音,但再寻找时,早已人去无影踪。

 



 

6.

 

“请坐。”黄磊低头盲写着对上一个人的评价,“请先做一分钟自我介绍。”

讲完话,黄磊听到了椅子被拉开的声音,然后是对面的人轻轻坐下,道:“我叫黄渤。”

黄磊怔了怔,在纸的左上角写下黄渤两个字,“黄”写的很顺畅,却在“渤”的三点水上卡了卡复又把笔挪了挪往下写。

“毕业于北电表演系配音专业。”

北电啊。

黄磊听着对方熟悉的声音说着他熟悉的名字,一时竟觉得时过境迁。

等了会没再听到声音,黄磊歪了歪头不解问:“结束了吗?”

“没。”黄渤声音哑的可怕,只得清了清嗓子:“我曾当过摄影师,做个驻唱歌手,教过别人舞蹈,现在十分想参演您的话剧。”

“啊!”黄磊惊讶。

“还有,我,想说,黄磊!我喜欢你。”

啪!

黄磊的笔掉到地上,不知道掉到了哪里,亦不想去捡。

黄渤弯腰,把正好滚到脚边的笔捡起,放进了黄磊手中。

“啊,我知道了,我同意了。”黄磊捏住了手里的笔,如是道。

同意?

黄渤愣了,然后笑了。

 

 

待面试光了所有人,见证了一切的另一个面试官默默地擦了擦眼镜,对黄磊道:“他看你的眼神专注地我都嫉妒了”

黄磊眯眼笑着回答:“是吗?我都感受到了。”

 

 


7.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书生含笑轻敲门扉。

“吱呀”门开。

一个穿着姜黄色的毛衣,米白色毛呢西装裤,脖子上套着围裙,手上拿着锅铲的年轻人从门里走出来,热情的握住书生的手,把人拉近屋里,嘴上说着:“喝喝喝!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先生,你斯文点。”

“来不及了,(火锅里的)肉要老了。”

“先生,走慢点。”

“没事,我看着呢!”

“先生……”

 

我在。

还有,叫我小渤。

 

 


END







评论(7)
热度(18)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