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双黄】戴墨镜的就一定是瞎子吗?番外一:旧时

※算命先生兼职天师磊VS建国后成精的大尾巴狼渤


我还是非常了解自己的,宿舍里没电脑,长时间不打字即使到家里有电脑有时间了也不想动手……

这个番外在一开始写文时就脑补过,得闲了就把脑洞转化为文字,画风奇特,仅博一乐。大多瞎编,略有剧透,雷磊乱入。

 

若无不适,以下正文。


这次讲得是每个人都有的年少时光。


 

1.一石

 

黄磊小时候其实过得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都是每天早早的起床,上学然后放学,天天吃的都是学校里的盒饭,看到的也是平常人的平常事,稍微略有不同的也仅仅是小黄磊那时特别敏感,情感特别纤细,跟书里的林黛玉一般无二,总爱悲个秋伤个月,还曾经傻兮兮的想过自杀,现在想想都不禁笑出声来。

那时看到的天全是碧蓝碧蓝的点缀这朵朵调皮的白云,地上全是温润沉默的青石板,每当落雨时分,水花溅起,犹如奏乐。

一切的不平凡开始在他十二岁的时候。

那时生日还没有什么生日蛋糕,最最好便是一碗长寿面一个撒过葱花蛋黄流动的荷包蛋,吃这样的荷包蛋方法很多,但最简单的就是咬开一小口,再一口气把里面流动的蛋液吸走,那叫一个满足!

不过,过了那一天,黄磊却是再也喜欢吃这样的鸡蛋了。

原因无他,不过是一朝被蛋呛十年怕蛋黄。

 

南方不常下雪,除了黄磊出生那天大雪纷飞外也就今年下了点雪雹子。然而今早还是飘入人群不见踪影的小雪到了晚上却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小黄磊踮着脚趴在窗框上,入神的看着外面和着路灯光恣意飘扬的雪花,刺骨的寒风呼啦呼啦的吹响,而黄磊像是无知无觉似的,就这么呆呆地看着。

“磊磊!”黄磊的母亲从厨房里走过来,手里端着热腾腾的长寿面,白色的热气在空中扭动像是在和黄磊打招呼:“过来吃面了,这么趴着你不冷吗?”

见自己喊的人毫无反应,黄磊母亲放下面,三步两步走到窗边,弯腰在小黄磊后脑勺上敲了两下,复又整个手掌盖在黄磊脑袋上,温柔的揉着头:“我的林妹妹,你又在想什么呢?”

当时黄磊还每看过红楼梦,最喜欢的书还是小王子。

“母亲,你说为什么要下雪呢?明明开始时洁白无暇,落到地上,被人踩过就黑了脏了,不可惜吗?”小黄磊转过头,眼神认真的看向母亲。

黄磊母亲忍笑,半蹲,抓住小黄磊冰冷的手,用额头抵着自家可爱儿子的额头,声音里都藏着快溢出温暖:“上天下雪是为了迎接你的到来啊!我的小王子。”

“我?”

“对啊!你。”黄磊母亲笑着回答,搂住小黄磊的腰,一把把人抱起,转身放到桌前的椅子上:“快吃吧!等会儿就糊了。”

小黄磊呲溜的吃了口面,含含糊糊的说:“那我不想让这雪再下了,下着好可惜,再说了雪下这么大父亲回来也不方便。”

话音未落,鹅毛大雪就开始渐渐变小,直至停止。

“哇!我好厉害!”前一秒还略带忧伤的小黄磊这时也忍不住骄傲的扬起下巴,就像是语文考了满分一样。

黄磊母亲低头对小黄磊笑了笑,催促他快吃,可抬起头的瞬间,脸上笑容尽失。

 

雪,飞雪。

黄磊的父亲一开始是想给黄磊取名黄飞雪的,因为黄磊出生的那天雪下的实在是大,天地一片白,像是把世间的一切污秽给洗净掩盖了,然而从那天起,这雪不停地下了半个月,直到有一天一个拎着酒壶的和尚登门。

“此子天赋异禀,乃天命之人,这大雪便是预兆。”

“不过,我最讨厌的就是什么天注定,这孩子也没必要背负什么天命,活得自在,过的平顺才是真。”

“这飞雪就别飞的,也不嫌事儿大,我送这孩子三颗石头,以压三灵,如此……就叫他黄磊吧!”

从此,黄磊就叫黄磊,三颗石,一条路,应是通往幸福快乐。

 

叮咚。

门外铃响,是有人。

“母亲?”小黄磊见母亲没有反应就跳下椅子,跑去开门。

外面人还没进来,见门开了就噼里啪啦一通说:“磊磊!是我错了!我想帮你把你一直带着的三颗石头和其他木头珠子穿起来给你当生日礼物的,可是,可是,我把你的一颗石头弄丢了,你打我吧!是我的错!”

“什么?”说话的是黄磊的母亲,“怪不得……天意啊……”

小黄磊不懂母亲说什么,这石头他天天带着,时间长了也有感情了,可这大傻子孙红雷也和他天天待着,他没少欺负他,那么,就这样算了?

“啊!还有,我其实还能早点来你家的,都是后面那个假道士害得我差点迟到!”小孙红雷说的义愤填膺。

唔,不行,哪能就这么算了,这么也要发点小脾气,让这大傻子给他当一辈子下手。小黄磊想着,收敛笑容,面无表情的看着小孙红雷:“我从不打人,不过这石头我可要记一辈子,少了一颗就拿你来补吧。”

“好好好!”这当然得答应,不用挨骂也不用挨打,而且磊磊这样真的挺吓人,小孙红雷一边应和着点头如捣蒜,想也不想什么叫拿他来补,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条丑不拉几的手链递给小黄磊,“额,虽然只剩两颗了,不过我还是串起来了,祝你生日快乐!”

小黄磊接过,顺手就戴上了,然后挂上笑容,扑过去捏小孙红雷软软的脸颊子肉,道:“将功补过。”

被晾在一边的道士笑着摸了摸鼻尖,向黄磊母亲点头示意。

 

 

饭桌上,一圈子人坐着,看小黄磊一个人吃面。

道士和黄母寒暄,小孙红雷凑在小黄磊边上讨面吃。

“一边去!”

“我不!”孙红雷这死缠烂打的个性真是可以三岁看到老。

小黄磊一边防着孙红雷,一边把剩到最后的荷包蛋蛋咬开一小口,吸……这时,一道人影在黄磊眼前“唰”的飘过。

“咳咳咳!”黄磊一口蛋黄呛到气管里。

小孙红雷被小黄磊惊天动地的咳嗽吓了一跳,急忙拍后背:“你急什么啊!这不,呛到了。”

小黄磊没空管这抢着秀智商的傻孩子,一边咳,一边哑着声音指着对面的白墙问:“他是谁?”

“啊!”道士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叹,摸了摸鼻尖,眼睛里满满的赞赏,顺便递了杯水给小黄磊:“你看的见他啊,他是我的武将,最擅长的就是隐匿。”

“武将。”小黄磊若有所思。

黄磊母亲收回递被子的手,皱眉,微怒的瞥了眼道士。

“咳咳,还没自我介绍,真是的,瞧我这记性。”道士尴尬的无视了边上的眼神,向前做了个收的手势,瞬间,小黄磊眼前直盯着的人就不见了,“在下是隐客山的座客讲师,姓容,讲师也可简单的称之为天师。”

“你想收我当学生?隐客山是什么地方?”小黄磊想了想,问题直指中心。

“是。”容天师的笑容风轻云淡但小孙红雷看着就觉得里面藏着奸诈,不怀好意,“隐客山就和普通的学校一样,传道授业讲课。只不过普通的学校教普通的知识而隐客山教的是本事,降妖伏魔的本事。”

小黄磊摸了摸下巴,看了眼面带担忧的母亲和一脸警惕的小伙伴,问:“就一所这样的学校?不会什么人都招,那么,你们怎么找上门的?”

容天师一挑眉,看向小孙红雷:“这还得感谢这孩子,若不是他把这三石符带离你,我也找不到你,每一个天赋异禀的人出生我们隐客山都能知晓,而你,也如此。再说,三颗石头少了一颗,你不学会自保,谁来救你。”

小黄磊看了眼窗外的雪,有些意动。

小孙红雷却被这似笑非笑看怒了,忍不住站起身,忍不住随手拿起一样东西,砸!

被砸过去的是剩下一点汤水的面碗,却汤没撒,碗没破的被容天师稳稳的接住:“小孩子就要可爱一点嘛,别太粗鲁,再说,若是黄磊愿意跟我走,再带上你也没关系的。”

带上我?

带上我啊……那好像不错。

大傻子孙红雷就被“带上你”这三个字给坑了一辈子。

 

 

 

2.二石

 

这是一段被主人忘却的记忆。

是在一个夏天,下了一天的暴雨。

黄渤那时还是个喜欢整天撒欢儿乱跑,一会上山一会入海的卷毛小狼崽;黄磊也还只是个什么都知道点又什么人都打不败的短腿小天师。

那时,大家都尚小,却已然相逢。

 

海上浪涛滚滚,暴雨直落,是个相当恶劣的天气,海上却突然出现一艘船,很朴素却开得很稳的船,无惧大风大浪,颇有玄妙之意。

轰隆隆!

亮如白昼的闪电夹带着雷鸣,让太阳都不敢露脸。

“容容,这次你真的放手让我来?”身量颀长的少年带着跃跃欲试的朝气,明明是站在风雨中却连发丝都未动。

被称作容容的是一个面目清秀的青年男子,他一手牵着少年,一手拿着杂志,话语中带笑,如果手里拿的不是杂志而是书卷的话,就真像是个正在学堂里讲课的老师:“当然了,我从不骗你。”

“那就好。”少年的眼睛很大,带着笑容,得意的像是恶作剧成功的狐狸,当再他抬头看向天空时,眼里似有亮光。

 

 

少年的黄渤是个人来疯,爱玩爱闹,即使因为体型瘦小在同侪里不受待见也没有半点气馁和不甘,他又不是白毛的肥兔子狼见狼爱,再说了他还不屑与和一群二不拉几的狼一起发疯。

黄小渤虽然是狼,可是爱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只要无人,他就喜欢泡在海里舒展四肢,随着风随着水自由的漂浮,飘得远了就蹬着蹄子划水,划的日子久了,也不再拘泥于海面而是不怕死的往海里游,游得越深他越开心。

今天恰逢雷雨,黄小渤兴奋的从家里溜出来,背上还带了只龅牙肥松鼠。

“小渤哥,雨下这么大你就别去海边了,我们去山上吧!这一下雨树上的松果一定掉了满地。”紧紧地抓着狼背上的毛以防掉下去的松鼠颤巍巍的提出建议。

狂奔向海的小狼崽一时放慢了步子,看见前面的大石头想也没想的一跃而上:“好久没下怎么大的雨了。要是你不想去我可以先把你送到山上。”

天生迟钝却总能敏感的感觉到黄小渤微妙心情的大松鼠这时有点不确定的晃着被雨打湿的尾巴。

总觉得这时候要是选择了离开,将来这狼背上的位子就不再有他了。

在松果与狼之间徘徊的大松鼠最后还是紧紧地抓住了狼毛,露着两颗大门牙小媳妇似的说:“算了,我陪你。”

黄小渤眨了眨眼,收回了甩毛的心思,一往无前的奔向大海。

 

 

“咦,海里有什么东西?”

“容容你别……”

“呦~一头小狼崽。”

黄小渤尴尬的被提着腰,四肢还滴着水,晃在空中,模样可笑。

“给我吧,你这么提着算什么。”小黄磊扶额,伸手去接。

“啧啧,我说,磊磊你真是喜欢犬类啊,学校里的狗都要成灾了,这是传说中的同类相惜吗?”提着黄小渤的人坏笑着把狼交给矮自己半个头的小大人。

抱着小狼崽的黄磊调整着姿势,也没管狼崽子身上有多湿就这么无视了对面的人径直往船舱里走。

容羡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收敛了笑意,倚着栏杆眺望无尽的远方。

 

船舱内。

黄磊拿了块毛巾给小狼崽擦毛,一边擦一边哼着歌,屋里很暖,灯光明亮,还透着股淡淡的甘草香。

先擦头再擦身子,最后抹一遍四只爪子后,黄磊抱起狼崽子往床上一放,自己却转过身子去开衣柜。

说来也奇怪,黄小渤很不习惯别人的触碰,除了家人和那只死抠的大松鼠,他是第一次这么乖顺的让一个陌生人从头到尾的给他擦毛,也许只是这里太干净太温暖了。

黄磊翻了翻衣柜,随便拿了件白衬衫就开始换衣服,他实在不喜欢湿哒哒的感觉。

黄小渤低头发呆,刚一抬头就看见眼前的人干脆的脱掉上衣,换了块白毛巾擦身。

好白!这是黄小渤的第一反应。

好瘦!怪不得刚才被硌的慌。

黄磊慢悠悠的擦完身上的水把毛巾往凳子上一放,就地穿上衬衫,转过身弯腰一边扣扣子一边问:“你叫什么?”

黄渤眨眼,歪头看黄磊。

“我知道你是从岛上游过来的,是妖。”黄磊扣上最后一颗扣子,也学黄渤歪头。

“我叫黄三水。”黄渤随口瞎编。

“好巧,我也姓黄,我叫黄三石。”黄磊瞪着眼看黄渤,分外认真道。

……

……

门外的容羡忍笑到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声音。

“好有缘。”黄渤忍住不挠铺在床上的被子。

“是啊,好有缘。”黄磊干巴巴的附和。

过了一会儿,一人一狼一起放声大笑。

“哈哈哈!对了你们是要来岛上做什么?”黄渤笑完问道。

黄磊想了想,反倒向黄渤提了个问题:“唔,你知道女娲补天吗?”

“知道。”

“事实上女娲补天后还用了九根柱子来支撑天与地,每一根柱子有相应的九个封印,柱子屹立万年都不会倒,但封印每一甲子就需要有人来加固一番。”

黄渤甩了甩尾巴,换了个姿势直接坐在床上:“所以说我们这岛是一个封印地,你们是来加固封印的?这也太寒酸了吧!”

黄磊也坐到床上,尴尬的望天花板,太寒酸是有原因的,他们本是一队人出来的,谁知路上会走散了,最后一心想试试看的自己就拖着容羡就先来了:“其实加固个封印并不困难也并非大事,只是个仪式罢了,只要有一个主阵人其实也就够了。”

眼前人莫名的尴尬黄渤看在眼里,没觉得好笑反而觉得可爱,就像做错事被发现的狐狸,睁着大眼睛假装单纯。

“知道这船多久才能到?”黄渤爪子搭上黄磊的大腿顺势换了个话题。

“现在逆风逆水的一个时辰吧。”黄磊揉了揉脸,镇定道。

“那到是赶得上来我们这里的晚饭。”黄渤往前挪了挪爪子。

“真的?好久没吃上家常菜了,好饿。”黄磊一开心就随手把狼崽子抱进怀里,“我去催一下容容,让他开的快一点!”

狼崽子窝在黄磊胸前,无端觉得脸热。

 

 

最后那餐晚饭不是在黄渤家里而是大松鼠王迅家里吃的,除了一开始大松鼠抱怨狼崽子失踪未回吓的他六神无主外也算是宾主尽美了。

小孩子总是特别容易建立友情,在岛上的五天里这三人也算是混的很熟了。

“这雨怎么下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停。”黄磊坐在庭院里的秋千上仰着头看直直落下的大雨,“这正常吗?”

黄渤靠在藤椅上扇着蒲扇半眯着眼看天:“不正常,风雨欲来风满楼。”

“噗”一旁的容羡喷笑,手一抖一抖的剥橘子:“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都喜欢装老成啊哈哈哈,真是可爱。”

黄渤黄磊同时白了容羡一眼,王迅伸手一点都不见外的抢过剥好的橘子,整个往嘴里塞。

容羡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笑道:“真是不可爱!不过,今晚就是封印的好时间,掉队的那群人怎么还不来。”

“迷路了吧,反正主阵人是我,缺了的守阵人就你们三了。”黄磊荡着秋千自信道。

“好!”黄渤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赶着去帮黄磊,反正就是随心。

“好啊!”王迅见黄渤答应的爽快自然也愿意。

容羡看着这三个连成年都没成年的孩子,低头好笑,左手拿起个橘子,右手掐指一算,有惊无险。

既然无事,就让他们自己玩吧。

嘴里嚼着橘子的容羡,瞄到黄磊把手腕上挂着的两颗石头除了下来,递给了黄渤一颗。

“保你平安。”黄磊笑着说。

 

 

夜半。

风大的不正常。

一切静的不像样。

黄磊站在阵中一心念咒,这是他第一次自己主持完成任务,满心坚定的他完全不知道守阵人在风中看到了什么。

王迅迷迷糊糊的看到了现代城市的车水马龙,容羡眯着眼看到自己父亲的亡故,而黄渤的眼前一幕幕闪现,有的没的都是一个人的身影,画面闪的太快就像是在不停地奔跑。

“阵起!”

一时间,黑夜亮如白昼,一抹黑影逃窜的踪影分外清晰。

 

 

第二日。

“磊磊!”

黄磊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奈何实在是困,无视掉一切声音的翻了个身继续睡。

“回家了!”

黄磊被烦的随手一拍,狠狠道:“烦死了你!”


………


“渤哥!”

“你是谁?”一觉醒来的黄渤却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3.三石

 

黄磊有三颗石头,一颗被孙红雷弄丢了,一颗送给了黄渤,一颗挂在自己脖子上,三颗石头,愿保三人安宁。

 

 

 

END

 

 

诶诶!!莫名的大三角了……逃走

原谅我最后结束的神神叨叨的QAQ




评论(4)
热度(27)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