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双黄】戴墨镜的就一定是瞎子吗? 10~11


※算命先生兼职天师磊VS建国后成精的大尾巴狼渤

※双黄无差日常甜文

※作者懒癌中期



10.

 

有事干的和没事干的一天都是二十四小时,但无所事事的时间过的总是比有事情时快,有没有理论表明黄磊不知道,反正现在他是这么觉得的。

黄磊在西湖边上无聊的闲逛。

没找到回去的公交,那就顺应自然的逛逛。

也没有方向,也没有目标,看到个博物馆就进去看看,看到个公园就进去转转,一路就这么走着走着,看看光秃秃的树杈,看看地上零星的残叶,偶尔闻到清幽的香味,来自身边的茶馆。

一路就这么走着走着,慢慢的逛游,直到觉得小腿发麻,才无所谓的在湖边的椅子上坐下。

黄磊坐在石椅上,伸直了腿看湖,说是看湖,不如说是发呆,要不也许就是在想西湖里的鱼怎么烧比较好吃。

西湖醋鱼

松鼠桂鱼

清蒸鲈鱼

……

明明已经吃过午饭了,想着这么多鱼,黄磊觉得自己两颊生津,腿不难受了,手也开始痒痒了。

真是,以前在家娇生惯养的不会下厨房,一辈子就以为自己的特长就是捉妖,等到毕业留校教书后他知道了自己还喜欢教书育人,等到现在一个人了,他才发觉自己最喜欢的地方是以前挂在嘴边君子应该远离的庖厨,最擅长的是做各式各样的小菜。

人生真是到处充满惊喜。

每一步都是不一样的,所到之处不同所遇之人不同,最后连心里所想也许都会和以前截然不同。越加谨慎和踟蹰的心理,不知道这到底算成熟还是愚蠢,也许只是世故了,找不到以往的单纯和天真了。

漫无目的的想些有的没的,眯起眼看正午的阳光撒在湖面,波光粼粼泛起的光倒映进眼里,黄磊不经想起了黄渤,一个很有趣也很和眼缘的人,一个很适合做朋友的人,一个给他不一样的感觉的人。

黄磊以前见到最多的就是天师,各种各样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活泼的安静的,不管其他怎么变,这些人从骨子里就有一种“我是天师,我高人一等,我与众不同”的感觉,以前的黄磊也会这样。

见过的妖怪也大多分单纯的和疯癫的,单纯的安于现状,疯癫的毁灭世界,只有黄渤让他感到舒服,是那种不羁的潇洒自由的,服从现状又无时无刻不想着跳出现状的,感性又不失理性的感觉。

就像一匹狼,把狠劲留给自己的狼。

一匹被海水包围企图把海收服的狼。

 

 

直到最后,黄磊也没找到回去的公交车,只好继续等着,打的回家。

反正也不急,他知道了猼訑的地址,而猼訑却不知道自己暴露了,前提是黄磊感觉的准确,那个奇怪的经理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这就等于掌握了主动,今天傍晚,夜黑风高,正是抓他的好机会。

 

 

是夜。

月亮皓洁,夜空深邃,抬头不见星。

黄磊严肃的作别自己居住不久的小屋,温柔的抚摸这庭院里不知生长了几十年却依旧生机勃勃的无花果树,围了块朱砂色的毛线围巾,摘下一直戴着的墨镜,拿着串用红线串起来的铜币,拄着盲杖,不紧不慢的出门。

除开手里握着的铜币,黄磊这一身装扮依旧是不像是去作妖,到像是饭后闲适消食的遛弯。

这时,空无一人的屋子里一道被挂在笔架上的三角符箓一闪一闪的发出金黄色的光芒:“黄磊?黄大师!”

无人回应。

符箓也一时失去光芒。

“我去!”

“你觉得你一个人行吗?”

“你已经不再是五年前的你了,你的名字也顶多骗骗那些个傻瓜。”

“你真是不是一般的固执逞强。”

“反正你也不在,我怎么说都没关系,就多骂你两句得了,你个傻子,记得等我。”

昏暗的房间里一闪一闪的光温暖了整个屋子。

 

……

 

黄磊不紧不慢的走着,走过一栋栋楼,走过花园,走过街道,直上一栋楼。

“咚咚咚”

黄磊礼貌的抬手敲门。

“谁啊!”屋里传来低沉的就像没睡醒的声音。

“快递。”黄磊面无表情的说道,语速很快,声音不耐,有着送了很多快递到了半夜还有几个开门还这么慢,不让老子回家了的味道。

“快递?怎么这时候还送快递。”

黄磊听得到从屋里传来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黄磊握紧盲杖,手腕微抬,手指一下一下的点着,和着里面脚步的声音。

“咔嚓”

屋里的人慢慢握上门把,手腕向下,手往里一拉,门开了,还露出小半个身体。

黄磊在门开的一瞬间就手腕一转,把盲杖向前送去,正准屋里人的腰子,手上用狠劲一点,屋里人来不及挣扎就摔倒在地。

“是你!”

 猼訑反应也不算慢,被黄磊暗算后,一伸手就想把门带上,奈何黄磊的拐杖挡着,黄磊手往右一带,门已然大开。

黄磊娴熟的一手执杖,一手捏住用红线串起来的铜钱的一头越过猼訑笔直的洒出,落到客厅,挡住猼訑的后路。

坐在地上浑身发麻的猼訑也不是傻傻的束手就擒,他看到黄磊的动作同时掏出自己的一根羽毛,默念。

吱呀,外面传来电梯升降拉动钢筋的声音。

黄磊拿出符箓,刚向前踏出一步,就见猼訑站起冲着他的脸一甩羽毛,黄磊是知道这时候该偏头避开,然而身子还保持着向前的趋势,反应一慢就被羽毛糊了一脸。

“阿嚏!”

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的黄磊再睁眼时看见的不是现代的家居,眼前也没有什么猼訑,而是一片汪洋大海,而他身处在一叶孤舟上。

幻觉!

黄磊干脆的下了定义。

他该怎么办?

即使是幻觉,即使里面的任何事都伤害不了他,但人体的反应是真实的,大脑看到了什么,人体就会做出什么反应。就像最厉害的心理医生,不用真的手持手枪,只要他做出枪的手势,砰的一声,想死的就死了。

正在黄磊胡思乱想深刻剖析的时候,大风袭来,海浪渐起,一个浪头又一个浪头,越打越高,黄磊身处的小破在海浪里颤巍巍的坚持。

大风大浪,黄磊身上除了衣服遮体,另外一切皆无。

劈里啪啦这是天上还下起大雨来……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无处说苦。

一时大风大雨大浪齐上阵,破船再也抵抗不住,在天地一片水里翻了身。

好冷。

黄磊觉得自己的四肢都冻得僵硬了,两只脚拼了命的蹬,手拼了命的划,却依旧抵不过地心引力的召唤。

咕噜噜。

黄磊感到自己渐渐的下沉,下沉。

 

 

“叮咚。”

电梯开了。

猼訑还没站稳就眼前一花,脸上一疼,向后倒去。

“黄磊!”

为了赶时间变成狼的黄渤看到倒地抽搐不止的黄磊吓的心跳都骤停了半秒,傻子!你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傻子!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傻子!大傻子!

灰狼挡住黄磊,琥珀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全身的毛都竖起,无风自动。

“你……”猼訑左手捂着脸,面目狰狞的看向灰狼,只一眼就被吓得不敢多言,虽被镇住,但猼訑好歹也是活了几百年的妖,右手藏在身后捏住羽毛,就待灰狼上前。

“嗷呜!”灰狼仰天吼了一嗓子,向前猛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住猼訑伸出来的右手,在其晃神时,咬住不放向前一扯。

猼訑向前倒去,后背大露。

灰狼在空中一跃,猛地翻身,一爪子在猼訑背上拉出血红的口子。

“啊!”

猼訑一声吼,坚持不住人形化身为九条尾巴的羊。

 

 

黄磊觉得自己肺里的氧气在一点点变少,身子不断的下沉,水压渐渐变大,心跳跳的越来越快,黄磊觉得自己还没淹死前,也许会被心脏病给杀死。

好难受。

嘴一张一合,没有声音,只有随之吐出的一长串泡泡。

好闷。

黄磊觉得眼前越来越暗,但又越来越亮。

“黄磊!”

谁在叫他?听声音像是黄渤,是黄渤吧。

突然间,海水退去,新鲜的空气涌进鼻腔内,黄磊试着睁开眼。

 

 

 


11.

 

变回原型的猼訑速度变快了,在黄磊圈出的区域里和黄渤不停地玩着你追我赶的游戏,没有人占着上风,两人僵持不下。

“你为何要帮人类来杀我。”猼訑边跑圈边发问。

黄渤心里憋着股气,完全不想说话,只是一个劲的追。

“你是他的式神?”

“他是你的主人?”

“他救过你?”

“你救过他?”

猼訑没完没了的猜,而黄渤却一直缄默,眼神时不时往黄磊那儿飘去。

“娘的!难道你们是情人关系?”

 

……

 

“哈哈哈。”

房里突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咳咳,我们就不能是朋友关系?”黄磊手有点软,头有点晕,刚才的一阵笑仿佛把肺里的最后一点空气耗光了,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只听到猼訑最后说的一句话,然后不自主的反驳。

“黄磊,你怎么样?”黄渤皱着眉,一爪子拍向猼訑,压住了他九条尾巴里的两条,猼訑不甘示弱,另外几条尾巴搅在一起向黄渤鞭去,黄渤下意识的想躲,然而身后是半撑着身子坐起的黄磊。

黄磊闭上眼再睁开,刚能瞄见点光,就见猼訑向黄渤挥来的尾巴,“还好”黄磊一边轻声向黄渤说道,一边压着灰狼的身子,一个翻身,半跪在黄渤前,盲杖一挥堪堪挡住狠狠摔下来的尾巴。

“啪!”

尾巴打在盲杖上,让桃木做的盲杖吱呀吱呀的提出抗议。

“黄磊!”

黄渤看到眼前的人喷在地上的血,觉得自己眼前除了红就再也没有别的颜色了。

“没事,小渤。”话音未落,黄磊手再也没力气支撑自己,身子向前倒去。

黄渤赶紧变身,一手搂住黄磊的腰,把人往自己怀里扯,另一只手也还不忘死死的抓住猼訑的两根尾巴。

眼神狠狠地瞪了猼訑一眼,转头看向黄磊时又变得柔和,凑到黄磊耳边,黄渤轻轻问:“接下来该怎么做?”

黄磊拽紧拳头,大口呼吸,嘴唇发白声音却依旧沉稳淡然:“你先让我起来。”

“你行吗?”

“我行不行以后就让你知道。”

“现在都不知道,能有以后什么事。”

“那我现在做爱做的事不太行,先灭了这只羊还是行的,你看行吗?”

“……”

黄渤最后无奈的撑着黄磊起来,就是放在腰间的手一直没有挪开。

 

 

“陆博夷,我叫你一声你敢应吗?”黄磊从怀里掏出一张金黄色的符,眼神坚毅,嘴上却不能停。

“不敢……”

黄磊向前跨出一步,燃符,结印:“陆博夷,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

“不知。”猼訑背后的眼睛瞪大,死命的扯着自己被拉住的尾巴。

黄磊跨出第三步,变换手势:“陆博夷,你要忏悔吗?”

“不!”猼訑浑身颤抖,白毛落了一地。

黄磊跨出第七步,堪堪走到猼訑面前,双手合掌,食指中指直指猼訑背上的眼睛,眼神悲恋,淡淡道:“封印。”

温暖的光乍起,充斥这整个房间,只见猼訑慢慢缩小,直到变成棋子大小,光芒渐涨,炸开,一瞬间,黄渤看不见任何东西,直到再次睁眼,就看见倒在地上呼吸减弱的黄磊。

 

 

医院。

走廊上的护士急匆匆的往一边涌去,两个医生急忙戴上口罩手套赶向病房,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在医院安静的回响。

嘟嘟嘟。

过了没多久,一个医生低头走了出来,用低沉而无奈的声音告知焦急的在外等待的家人:“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医院里最常见的就是进与出,最无可奈何的就是死亡,最平静如水的就是痊愈。

黄磊调高床头,摊开本书,拿着笔戳。

诶!他在医院里呆了整整一个星期,每天除了看书看书就只剩发呆了,无聊的快发霉了也不见黄渤来看他,倒是远在几小时外的孙红雷跑过来慰问,还傻兮兮的捧了束百合。

是我把他吓到了?黄磊第一百次在心里想,但这事也不能都怪我吧,搞得心脏病发他也始料未及,这心脏他十多年没出过事了,谁知道会这么来一下。

诶!黄磊垂着头,一个人无聊的碎碎念。

 

 

“黄磊。”

黄磊听到黄渤的声音瞪大眼抬起头,一脸始料未及的惊讶。

“你怎么样?”黄渤熟稔把花瓶里原来插着的百合拿出,丢进垃圾桶,然后把自己带来的花插进花瓶,并且装模作样的拗了下造型。

“还,还好。”黄磊侧这头,静静的看着黄渤的一系列动作,控制不住的嘴角扬起,“你怎么想到来看我这个病人了?”

黄渤摆好花,坐到黄磊的病床边上,挪了挪,让自己更加靠近黄磊:“原来你还记得自己是病人。”

黄磊无辜的眨眨眼,仰起头凑到黄渤耳边:“你跟我一起回家吗。”

黄渤挑眉,压住自己的一点小兴奋:“你行吗?”

“我行不行你还不知道?”

“先不说行不行,你坦白的告诉我除了心脏不好你还有什么地方不太好的。”黄渤收起笑,盯着黄磊的眼睛,一字一顿严肃的说道。

黄磊收敛笑容,认真的思考。

其实黄渤挺怕黄磊面无表情的样子,这样的黄磊让他觉得正气凛然,无法靠近,但是这人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微小的表情就能变得生动起来,变得可爱起来,变得让他喜欢……

“我膝盖不太好,怎么,你背我?”黄磊前半句还说的正经,到了后半句就不自主的勾起嘴角,开起玩笑。

“好。”

黄渤答应的干脆,也不知道回答的是哪个问题。



第一个故事:猼訑 END

 

又东三百里,曰基山,其阳多玉,其阴多怪木。有兽焉,其状如羊,九尾四耳,其目在背,其名曰猼訑,佩之不畏。

                                            《山海经南山经



小结:

一次把干架发上来,这个小故事就完结啦!

双黄谈个恋爱进度都这么快,马上就要同居了,诶嘿。

其实这个故事可以写蛮多小故事的,外加蠢作者还暗搓搓的私设了背景……所以按理说这依旧是TBC,不过蠢作者马上要去上大学军训去了,没有电脑,不能撸文,所以之后的故事就之后再说了。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4)
热度(23)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