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双黄】戴墨镜的就一定是瞎子吗?09


※算命先生兼职天师磊VS建国后成精的大尾巴狼渤

※双黄无差日常甜文

※作者懒癌中期


 

09

 

婚介所里的暖气并不是很足,捧起热茶捂手的黄磊被热气熏得眼前一片模糊。

木头的椅子坐的有点膈应,而经理却迟迟未来。

黄磊耐心还好,反正也是坐着,但就是忍不住想东想西,你说这经理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还是有人绊住了他?

茶换了第二杯,这婚介所的角角落落黄磊也都逛了一边后,西装革履的经理这才姗姗来迟。

经理居高临下的向伸手:“您好。”

黄磊理所当然的忽略对方白皙纤长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手,也不说什么,就是点头示意了下。没有坐的多端正,手没有放的多矜贵,只不过一手撑仗一手扶椅,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一言不发,却气势凌人。

经理被镇住,清了清嗓子,坐到黄磊面前,换了种说话的语气:“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这世界上啊就是有些欺软怕硬金玉其外的人。

“我要什么帮助?你们给我介绍相亲对象只告诉了我们见面地点对方的联系方式,我连个人名都不知道,我和他见了一次面他就躲着不见我了,打电话电话关机,发微信没有回音,你说就连分手都要和对反说一声,这一声不吭的算什么?”

“居然有这样的事?”经理十分惊讶,“您的接待员是谁您记得吗?”

黄磊抿嘴,扶眼镜,心里面打嘀咕面上却依旧淡定,接待员是谁?是谁他怎么知道。他从没有相过亲也还真没看过类似的电视剧,他不怎么喜欢看电视剧,所以到现在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

“我不知道,她给过我名片,不过我看不见。”黄磊语气淡然的说完,下意识的舔唇。

“这样啊……”经理视线扫过黄磊,一脸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的了表情,只好无奈起身去拿相亲的资料簿,“所以说您是个,是个……”

“瞎子。”

“咳,我无意冒犯。”经理拿回簿子,一页页翻开,“您能不能描述一下对方给您的感觉,我给您来找一找。”

黄磊坐在对面,倒着看一页页的人,有男有女还真不少,“我记得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十分有魅力,人应该比我高,身上有一股奇怪的说不出来味道。”

莫名的,黄磊觉得古怪。

对面的人,他看不出破绽,却让他不舒服,也许是他想多了。

啪!

经理一拍桌子,相亲薄摊到某一页,然后言之凿凿道:“我看就是他了,跟你描述的挺像,名字叫陆博夷,家住在xx花园x-x-xxx。”

“博夷?”这取名字取的还真是不走心,“谢谢您了,我倒要看他再怎么躲。”

“诶!不客气,我们应该的。”这时候经理到不自然的害羞了。

……


黄磊急匆匆的作别经理,还没到门口就碰上自己的小徒弟。

“黄磊老师!您……”

黄磊怕露陷,赶忙向前一步一把捂住张艺兴的嘴,在他耳边悄悄地说:“这事先归我,别捣乱啊。”

好好好!张艺兴被捂着嘴,只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得到肯定的答复的黄磊,一把找来柜台小哥,亲切和蔼的说道:“这是我隔壁家的小伙子,好久不见了,没想到来相亲,还恰好被我给碰上了,你若没事帮我好好招待他啊!给他介绍个好一点的大姑娘,没大姑娘帅小伙也行啊!”

柜台小哥至今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而黄磊却乘机开溜。

“那个,你好。”柜台小哥尴尬道。

“哥哥你好。”张艺兴半弯腰礼貌回答道。

哥哥?!

 

 

半小时前。

“小渤,好久不见。”和黄磊见面的经理舒服的坐在椅子里,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人。

黄渤拉开椅子坐下,表情看不出心情。

“这事是你干的?”

“什么事啊?”经理悠闲的点了根烟,优雅的吸了口然后慢慢地吐出一个个漂亮的烟圈。

“猼訑。”

“博夷啊!是啊,我介绍出去的,世界这么大,人类这么多,少了几个又有谁关心。”经理勾起嘴角,笑的优雅,“再说了,我们也得吃饭的。”

“吃吃吃!又不是猪。”黄渤深吸一口气压住脾气,“低调点,别弄出人命来你又不是办不到。”

“我就是不想办到了,不行?五年前出事后天师死的死退的退,现在又有几个能奈何得了我的人。”

黄渤抚额,低头不知道想了什么后,抬头看经理,咧着嘴笑得开心:“你就是欠收拾。会有人来收拾你的。”

“谁?”经理不屑。

“黄磊。”黄渤说完起身便走,要不是路过看着熟悉,黄渤也不会没事情跑来多说,以前的朋友,谁知道现在还是不是朋友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黄磊!?”

经理起身赶忙去拦黄渤:“你说黄磊?”

黄渤头也没回的走了。

“我去!黄磊?他不是死了?!”

“诶!黄磊长啥样啊!小渤!你别走啊!”

 

 

黄磊溜出来,没事顺着街边走。

这山海倒是有钱,这里的房子就是用骗的也没人敢骗。

不过以黄大师专业的眼光来看,这里除了空气清新点风景优雅点往来宁静点外也没什么,他家才是真的的风水宝地,要不,他也不会兜着圈子骗一个老人家了。

说起来都有点不好意思。

风景区边上有很多酒吧,白天就开着门的也有一两家,黄磊路过倒是想起自己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喝醉的时候,就是在一个小酒吧里。

两三好友,数不清的酒。

最疯狂的年纪。

现在想想倒是有些羡慕,有些怀念,也有些好笑,不过那时候的人,也不知现在如何。

这样想着,黄磊找了家小餐馆吃午饭,小餐馆很小却很热闹,来来往往的好像都很熟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干净温馨是这家店给他的第一感觉,店里的菜单就贴在入目可见的白墙上,黄磊找了个角落坐下。

厨房飘出来的香味惹得黄磊肚子都提起抗议。

“老板!来碗猪肝拌川。”

“好嘞!”

食物是最能消弭一切的东西。

黄磊吃着面,如是想。

 


TBC





评论(2)
热度(10)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