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双黄】戴墨镜的就一定是瞎子吗?07

 


※算命先生兼职天师磊VS建国后成精的大尾巴狼渤

※双黄无差日常文

※作者懒癌中期←基本被治愈


想明天给渤哥生贺,今晚赶着把这章写了……

 


07.

 

无人的小岛上石块林立,海浪一下又一下的击打着石壁,哗啦,哗啦,太阳西斜拨开云雾散发着冷冷的光,这厢风止,而另一边的树枝却依旧沙沙的颤抖。

嗷呜!

有狼在长嚎。

碎石四溅。

有狼在奔跑。

天暗的飞快,大雨来的突然,就仿佛是片刻间,眼前就被蒙上了层黑布,以前犹如白昼的黑夜变得不同,他什么都看不见了,而耳边却传来哗啦啦的雨声,雨下得很大,雨滴击打在冰凉的石头上溅起无数水花,引以为傲的皮毛变得杂乱,而他除了奔跑,别无它法。

奔跑。

奔跑。

路好像永无止境,不断地在他眼前延伸。

岛上没有秀丽风景,只有一片漆黑,连海也望不到。

他从冷静到慌乱,从慌乱到漠然,但奔跑的脚步却丝毫不敢停止。

直到一个声音在他耳边乍起。

“阵起!”

光芒万丈。

 


哈!

黄渤一头大汗的从床上坐起,眼神迷茫,昨晚刚洗过的头发软软的趴在头上,额前的刘海乱糟糟的粘着,黄渤扒开刘海抹了把脸,坐在床上发呆。

又是这个梦,永远在最重要的一刻戛然而止,黄渤不太记得自己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唯一模糊记得的场景就是在一个岛上不断的奔跑,天暗雨大夜凉,自己像是要被逼入绝境时却又不知被谁救了,再清醒时早已天亮雨止风停,然后一切都不记得了,犹如一片白纸。

这个梦他很久没做了,今日重逢也是惊讶不已。

黄渤回过神拉开被子变成狼跳下床。

天还蒙蒙亮,太阳折射过来的光线没有一丝暖意,灰狼左拐右拐灵活的跑向阳台,前爪搭在花架上静静地等待着日出。

拥挤的城市里也只有上了年纪的小区才能不受阻拦的看到远方的天空,但即使这样也远不能及他小时候在海边看到的天空。

海天一色,不是灰色而是蓝色,太阳一点点的从海中升起,驱赶走夜间的凉意,带来光的希望,黄渤喜欢海,也喜欢海上的日出,一切都显得那么自有,一切都显得那么悠闲,无忧无虑,也不愁吃喝。

“啊!!!”一声尖叫把神游的黄渤拉回现实。

黄渤条件反射的低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宝宝别怕,这只是一只哈士奇。”楼下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安慰自己被吓哭的孩子。

“呜哇!”小孩头缩进母亲怀里只伸出一只手指着二楼阳台上默默悲秋赏日的灰狼,“妈妈,我怕呜呜呜,这是明明是那只吃了小红帽的大灰狼!大灰狼!”

“乖,宝宝别怕,这是一只可爱的大狗狗。”孩子的母亲轻轻的晃着手臂,安抚孩子,抱着孩子渐渐走远。

大狗狗?

黄渤一脸黑线。

我是一匹来自南方的狼,只为那故事中不听话的小孩。

黄渤内心高歌,然后默默的变成人……

君子不与孺子相斗!

 

 

今天是星期一,大多数人开始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小区里安静了不少,黄渤抹了发胶抱头发竖了起来,随意套了件羽绒衣就出了门。其实也没什么好做的事,就是不想闷在屋里头,一个人不知道逛什么,也就是瞎逛悠。

看看人间百态,不至于傻乎乎的在阳台上吓哭孩子。

小区里有个新建好的公园,没啥特别的就是在露天搭了很多石桌,给老年人没事下下棋打打扑克用的。

难得的天气晴好,孩子有上学去了,很多老大爷纷纷出来约棋。

黄渤瞅见一个老大爷独自一人坐在最角落的石桌边摆弄棋子,不下棋也不像是在等人下棋,好奇心趋势他走过去。

默默在大爷对面坐下,黄渤盯着棋子道:“老大爷,您这棋子看起来不一般啊。”

老大爷摩挲着手里的棋子慢慢把它放在棋眼上,然后抬头看了眼黄渤:“嗯,这棋子是一位有人相赠的。”

“那他与您一定都是爱棋之人。”黄渤看着透亮的棋子在阳光下映出他的身影,就像某人干净的眼睛。

“哈。”老大爷笑的眼睛眯起,眼里却没有笑意,“那孩子啊,比我更厉害。什么也看不见却什么也看见了,我收他这棋子也是收的不怎么心安啊。”

“诶!您这盘棋子……”

“哈哈,这棋子我总说是我赢来的,事实上却是被他留面子相赠的。我是这里下棋最厉害的,我又是爱赌之人,所以没有几个人愿意和我下棋,有一天那孩子突然坐到我对面,戴着墨镜拄着盲杖,却说要和我斗棋。”

“我一开始不同意,可那孩子却说他会下盲棋,我见他虽年轻却沉稳也就不再说什么,和他下了起来,比了好几盘结果都是不相上下,我不愿相信,又想比出胜负,于是一就赌气以自己不住的老房子做赌注要赌他说的蓝田玉做的棋子,结果还是不相上下,直到最后一轮被他攻的落花流水我才知道,这小子就是冲着我那屋来的。”

黄渤一听着开头就知道故事里的另一个人是谁了。

这只老狐狸,做人太可惜天分了。

“老爷子我愿赌服输,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隔了一天把这棋子给我送了过来,说是赔礼。”老大爷把白棋推给黄渤,“小伙子,你陪我来盘。让我找回我的昔日雄风。”

黄渤忍俊不禁:“老大爷,您怎么能欺负后生呢!要是我一点都不懂,您不是也赢得不落胃。”

“不会的,输了才不落胃。”老大爷像个小孩似的。

 

半个小时过去了。

“邪了门了,最近的小年青怎么都下了一手好棋。”老爷子数了数棋盘,一拍脑袋懊恼道。

“您说的愿赌服输,这棋子今个儿就归我了。”黄渤笑的见牙不见眼。

“拿去拿去!”老大爷赌气的把棋子推向黄渤,背过身生闷气。

黄渤无奈的看着老大爷,吐了吐舌头,讨好道:“君子不夺人所爱,大爷您给我颗白棋就好了。”

老大爷一听赶忙转过身看向黄渤:“你小子说真的?”

“不骗你。”

 

 

别过老大爷,黄渤把玩着温润的白棋,慢慢的走着。

黄磊。

黄磊。

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他黄磊,黄渤捏紧白棋,感受到棋子的轮廓,你说他怎么以前从没有见过黄磊,没见过这人大展神威的样子却在这时候遇到他,还不仅仅一次,是次次!不是见到本人,就是碰到和他有关的人,真是孽缘。

诶,这人本事怎么就这么大呢。

这人为什么这么大本事却在那时输的一败涂地?

真想找个人把他这妖孽给收了,别再祸害人间。

噗!他到底在想什么?



TBC




评论(7)
热度(11)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