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双黄】戴墨镜的就一定是瞎子吗? 06


※算命先生兼职天师磊VS建国后成精的大尾巴狼渤

※双黄无差日常文

※作者懒癌中期


06

 


“总之不会是没吃够我。”黄磊也顺着黄渤的话说道。

“切!我之所以没有一眼认出你来全仗你这几年长的肥肉。”黄磊以前在界里是个名人,大多数人没见过猪肉也见过猪长什么样,黄渤也是对他早有耳闻,只是黄磊这几年神隐了,留下漫天的流言,而最近连流言都消停了,总会有下一批人代替上一批人继续他们的故事。

“哼。”黄磊从怀里掏出墨镜,戴上,“我还以为是我戴了墨镜你才认不出我来的。”

黄渤瞪大眼睛直接上手去摘黄磊的墨镜,被黄磊单手挡住。

“这也是原因之一,我看你戴这一墨镜是一举多得啊!不愧是老狐狸,不对,是你是老狐狸还夸奖你了,狐狸可没你贼。”

黄磊努嘴忍笑。

风越刮越起劲,低垂的太阳映的天空泛着红光。

“小渤你冷不冷。”黄磊突然问道。

“还好吧。”黄渤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怂着肩淡然道。

“要是冷就变成狼吧,你不会是害羞吧。变成狼我还可以抱你取暖。”黄磊瞧着黄渤这样子笑意更深。

黄渤呆了呆,不解的问黄磊:“你就这么想看我变成狼的样子?”

“嗯……我喜欢狗。”黄磊思考了会说道。

“我是狼不是狗。”黄渤无奈反驳。

“我以前养过一只小狗,叫乖乖,很乖也很可爱,它很聪明知道去哪里上厕所,知道哪里是它的窝,我还喜欢直接把牛肉干喂给它吃,它总能把外面的包装袋扯开吃到里面的牛肉干,它陪着我长大然后离开。我喜欢犬类,他们总是很温暖很忠诚。”黄磊避开黄渤的话,讲起了故事。

“狐狸也是犬类的。”黄渤就是不放过狐狸梗。

“对啊,狼也是犬类的。”黄磊抚了抚墨镜,“那有又怎样?”

“没怎么样。”

“所以你冷吗?”

“冷冷冷。”你永远也别想扯开黄磊感兴趣的话题,因为这是没有用的,黄渤亲身试验后总结道。

现实中的变身并没有特效,也没有烟雾,黄渤就是这么“嗖”一下,大变活人般的变成了毛茸茸的灰狼。

灰狼抬头盯着黄磊,向上倾斜眼角又稍稍拉长的眼睛加上眼角变一小撮纯黑色的毛,像极了黄渤。

真可爱。

黄磊控制着蠢蠢欲动的手,面上保持正经。

“小渤,你现在是回去还是跟我走?”

“你东扯西扯的诓我变身时候没见你怎么绅士。”

黄磊勾起嘴角笑得得意。

 

 

天色以然全黑,黄磊带着黄渤往出事的地方溜达。

“你确定是往这里走?”黄渤怀疑的问。

黄磊眨眨眼想了想肯定的说:“我确定。”

 

 

女孩住的楼是一幢很老的筒子楼,即使旧城改造把外面粉饰的十分干净也掩饰不了里面的阴湿。

灰狼一溜烟的窜上窄窄的楼梯,站到比黄磊高的地方居高临下的地方后转身看向黄磊,尾巴一甩一甩的扫着地。

安静的楼道里只剩下黄磊盲杖点地的声音。

“别晃了。”台阶很湿,黄磊扶着扶手小心的往上走时还不忘干净,“你是要给这里拖地吗?不嫌脏啊!”

黄渤怔了怔,尾巴僵住,微微蜷起不自在的往里收。

“你说这尾巴脏了,变回人之后脏在哪里呢?”黄磊边往上走边喃喃自语,“这毛脏了变回人是脏在衣服上还是皮肤上?还有啊……”

黄渤听着一头黑线,只好用尾巴勾住黄磊的脚腕,轻轻地扯了扯,无声的抗议。

黄磊感觉到脚上毛茸茸的尾巴勾住的力道,在黑暗里无声的偷笑。

“小渤,停一下。”黄磊突然叫住黄渤,蹲下身掏出一张照明符点燃,“这里有些奇怪的痕迹,一路通向上面。”

“有妖术的味道。”灰狼的声音较之人声显得更低沉而有力。

“嗯。”黄磊仔细的观察地上墙上的痕迹,从一头走向另一头。

筒子楼里的墙是不久前粉刷过的,现在,雪白的墙上留着几条或浅或深的刮痕,像是指甲刮出来的。

黄磊伸手在墙上滑过。

黄渤原本在黄磊身边转圈圈,突然感觉有一道视线扫过,转过身四处查探,眼睛发亮,只见前方白影一闪,灰狼跟着一蹿身往天台上跑去。

“嗷呜!”

“小渤!”黄磊其实不太适应楼道里黑漆漆的环境,虽然也感受到了对方的视线却没黄渤来的敏感。

黄磊又燃了个照明符,往天台走去。

 


等到黄磊不紧不慢的赶到天台,只见灰狼扑在栏杆上往远处看。

“小渤,你看到了什么?”黄磊问。

“一只老羊。”黄渤语带嘲讽的说着,慢慢走向黄磊。

“猼訑。”

“嗯,他让我警告你别多管闲事。”黄渤眯着眼感受夜风拂过皮毛的感觉。

黄磊忍不住蹲下把手伸向灰狼的下巴,屈起手指,挠。

“你说我怎么可能都到现在了才放弃。”

灰狼舒服的昂起头,从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声音。

“没看出来你居然还喜欢一条路走到黑。”灰狼撇开头,抖了抖尾巴。

“我只是不想浪费之前花的时间。”黄磊一手撑地,一手扶膝站了起来,“我们回去吧。”

黄渤变回人身,痞痞的站着。

“谁跟你我们了,你给我个传声符,我先回去了。”

黄磊笑笑从怀里掏出一个金黄色的符箓,摊开手伸向黄渤。

“再见了!”

从黄磊手中拿走传声符,黄渤带着他特有的坏笑走了,走得依旧潇洒却留下了大衣为黄磊遮风挡寒。

 


有些感情来的莫名全凭感觉,也就这短短几天,偶然的相遇刻意的挽留直觉的信任,黄磊觉得他和黄渤像是惺惺相惜的知己,臭味相投的玩伴,可以偶尔绵里藏针却不可能长久相处,太像的两个人不适合待在一个屋里过家家,因为他们太了解对方的气性,不会有合作也不会有敌对。

但是也许帮忙是可以有的。

黄磊独自一人站在天台上紧了紧大衣,无意思的摩挲着盲杖,莫名神往他们并肩而战的时候,是不是不用言语也能了解对方的意思,十分舒服又顺利的成功。

算了,以后再说。

这么想着,黄磊背过手,慢悠悠的逛回了家。



TBC



评论(5)
热度(11)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