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双黄】戴墨镜的就一定是瞎子吗?04

※算命先生兼职天师磊VS建国后成精的大尾巴狼渤

※双黄无差日常文

※作者懒癌中期


本章出现颜王,不是渤哥情敌!

写了第四章了还没有要打怪兽……


04.

 

黄磊有很多习惯,或者说是很多怪癖。

比如爱干净,看到什么地方脏了就要擦擦;比如说喝酒,黄磊喜欢天黑了再喝酒,白天是绝对不喝的;再比如说,裸睡。

照黄磊自己的说法就是这样睡舒服,睡眠质量好,睡到自然醒,但是裸睡也偶尔会有些尴尬的时候。

比如,一大清早,被一只狼,掀了被子。

“怎么了?干什么?!”黄磊眯着眼睛,未睡醒的嗓子说着沙哑却没有半分威慑力的话。

“嗷呜~”灰狼一脸得意。

黄磊打了个呵欠,揉掉生理性流出的眼泪。

“几点了?”黄磊问。

“嗷呜~”灰狼转身屁股冲着黄磊,得意的甩着尾巴。

……

“小孩子啊你。”黄磊无奈,努了努嘴,忍住没笑。

灰狼尾巴扫过黄磊,冲着半开的窗户一溜烟的跑了。

“真是。”黄磊抚额,“居然忘关窗户了,吹了一宿的冷风,还被一只狼给占了便宜。”

喝口水冷静冷静。

 

 

“哇哈哈哈哈哈!”黄渤憋着跑开一段距离才放声大笑。

我的天!黄磊这人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居然会习惯裸睡,黄渤作为一头自带皮毛的狼,晚上睡觉也是穿着睡衣的。

真是没想到,闷骚,果断是个闷骚。

黄渤窜回王迅家,脑子里还在不停的回放,所以,他干嘛没事去挑衅黄磊呢?

 

 

江南很少下雪,冬天的温度也不会太低,可却能冷到骨子里,黄磊适应了三十多年了,还是没能习惯这喜欢突然了下来的天气。

洗漱完毕,叠好棉被,顺便拖了个地,终于空下来的黄磊站到开了一夜的窗前,看到点点雪花。

“下雪了。”

黄磊像个孩子一样伸手去接,小小的雪花被风吹入手心,还没安稳下来就被手心的炽热给烫的变成透明。

雪渐渐变大,伴着微风,洋洋洒洒的飘着,飘落在青石板上,飘落在篱笆上,飘落在瓦片上,飘落在眼前,飘落在耳边,不带凉意。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都说瑞雪兆丰年,年还没来,这雪也不见得吉利,黄磊摸了摸膝盖胡思乱想。

发了半天呆黄磊才回过神来,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喂,红雷?”

对面传来打呵欠的声音。

“嗯。”听声音就知道这人基本没醒。

“我有事要你帮个忙。”黄磊肩膀夹住手机,打个蛋做早饭。

“几点了?我怎么看这天都没亮。”

“不早了,红雷,你帮我查一下最近的那个女孩跳楼案。”油锅滋滋的发出声响。

“这事不是就发生在你住的那个小区吗?你走两步问问不就知道了,还要我来查。”孙红雷呵欠接二连三。

“我一带墨镜的瞎子,不方便。”

“切!拿你没办法。”孙红雷巴拉头发起身,“你就是喜欢运筹帷幄的感觉,跑腿的事每次都是我来干。”

“红雷,士别三日刮目相待,你这语言水平是突飞猛进啊!”黄磊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嘲笑道。

“磊磊,我们几天不见,你跟谁学坏了?”孙红雷拖鞋也不穿,拉开椅子,打开电脑。

黄磊听得手一抖,盐就倒多了。

“说正经的,你不是早不干了吗,怎么想想有事没事去担事儿。”孙红雷见黄磊不回答也不贫了。

“我给自己算了一卦。”黄磊淡淡道。

“嗯……然后?”有意思,话唠居然不话唠了,该说话大喘气了。

“这事与我有关,兵行险招,不得不管。”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昨天黄渤还断言自己以后有的闹腾了,今天来闹腾的人就上门了。

王迅家有两层,下面面积略大当店面卖炒货,上面面积略小,豆腐干一样的倒腾着住人。

店面虽然比楼上生活区大,但也没大多少,除了竖着隔出的几条道外其他地方都摆着货,唯一让人看着舒服的也只有干干净净敞亮的全是玻璃的大门,不过现在,这玻璃,黄渤看着也不喜欢。

此时,玻璃大门外站着个穿着十分休闲的年轻人。

黄渤看似懒散的坐在藤椅里,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一杯正冒着热气的茶。

“大松鼠!有客人。”黄渤冲着楼上喊。

“你让他进来啊!”王迅在楼上弄的乒乒乓乓。

“他自己不推门我有什么办法。”黄渤啜了口茶。

等在门外的年轻人听得笑容减淡,干脆的推门而入,要是以前的他估计是听不懂黄渤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您好。”年轻人站的笔直,语气恭敬。

黄渤抬眼看面前的人,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倒是一脸清纯,像是一只涉世未深的绵羊,明明给人的感觉相似,但眼前的人与黄磊相比少了让人,或者说是让他惊艳的感觉。

“有什么事?”黄渤明知故问。

“一开始确实有点事,还是比较急的事,现在也有事,就是不太急了。”年轻人说话的语调不紧不慢,带着莫名的诚恳。

“咳咳。”黄渤呛了口茶。

“其实我就是想来问问关于一起女孩子莫名跳楼的案子。”年轻人直奔主题。

“不是我做的,我也什么都不知道。”黄渤也回答的干脆。

“是的,我师傅也这么说的,但请问您还知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其他来路不明的鬼怪。”年轻人问。

“你师傅?黄磊?”黄渤明明说的是问句但却十分的笃定。

“是的,黄磊老师很厉害,他说你不是那就一定不是,但我想知道一些别的消息。”年轻人的话语里透着对黄磊的崇拜。

“黄磊到底有多厉害?”黄渤有点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

“他是最棒的。”年轻人语气分外骄傲。

“最棒的吗?”黄渤低头喃喃,喝茶掩饰,轻嘬一口才抬头,直直看向面前的年轻人“我只能告诉你,照我猜测,干这件事的妖怪很厉害,我是不敢去惹他,我建议你也别莽撞。”

“教诲谨记。”年轻人给黄渤鞠了个躬,再抬头,已是一脸坚毅,“可有些事总有人不得不做。”

“诶,随你。”只要那只老狐狸别瞎管闲事就好,黄渤眨眨眼,抬手按住眼角的泪痣,至少那只狐狸做的菜他很喜欢。

年轻人推开门,外面不知不觉下起了雪,雪花随着门的一开一关,飘入屋内。

 

 

TBC








评论(12)
热度(19)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