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双黄】戴墨镜的就一定是瞎子吗?03

※算命先生兼职天师磊VS建国后成精的大尾巴狼渤

※双黄无差日常文

※作者懒癌中期



03.



黄磊的家不大却温馨。

软软的沙发,紫砂的茶壶,整面的落地窗透过顶灯看得到外面的篱笆,还有那铺满地的绒绒的地毯。

一切的一切让黄渤想就地打滚,懒懒地趴着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干。

“我说,你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吧。”黄渤四处打量,不解的问。

“你不是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做人就要随性一点,遇见是缘,一生中能有机会这样的缘分,不好好看看是什么样的缘分不就错过了吗?再说我看你眼顺,把你当朋友,请朋友在家吃一顿不是很正常吗。”黄磊放水洗菜,说话的声音和着水声,从半开放的厨房里传出。

“有你这么交朋友的吗。”黄渤莫名的有点开心。

“有啊,不就你吗。”黄磊敲了两个蛋在碗里,“对了,我叫黄磊,黄色的黄,三石磊。现在就是个算命先生。”

“黄磊?哟!咱们还真是有缘。”黄渤打开电视机,发现王迅家只有五个频道绝对是他太抠没交钱。

“怎么个有缘法?”黄磊打着蛋走出来。

“我也姓黄,单名一个渤。”黄渤调到动物世界的频道,这会儿正在放冷血动物蛇,黄渤看了会,嫌弃的换台。

“小渤。”黄磊伸手自然而然的把碗递给黄渤,“帮我打一会儿。”

黄渤接过碗筷还没反应过来,傻傻的看着黄磊,这不是说好了你烧菜吗?

“黄磊,你……”

“怎么?”黄磊歪头,双手捧脸。

“你,你在家怎么还戴墨镜,看起来眼神挺好的呀。”黄渤这是硬生生的给转了话题。

墨镜?

黄磊倒是真的忘了这茬了,也是戴习惯了,就跟戴副近视眼睛没啥差别。

“若果我说我是瞎子,你信吗?”黄磊勾了勾嘴角。

“不信。”黄渤干脆的答道,“你可别跟我扯什么陆小凤传奇什么花满楼,什么瞎子也能是个灵活的瞎子,你有见过瞎子烧菜的吗!”

“哈哈哈哈。”黄磊笑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黄渤见黄磊笑的开心不由自主也笑了。

“我觉得来年秋天你一定吃得到我那棵无花果树上的果子。”黄磊突然莫名奇妙的来了句,却是说着把墨镜摘了。

“我这螃蟹还没吃呢……”黄渤叨唠了半句,看到黄磊居然眼睛又大又亮,配合着脸看起来是又单纯又纯然。

“你这是怎么长得?”黄渤想了想自己略微有点不自在,其次是觉得这双眼睛太亮,莫名熟悉。

“自然生长。”黄磊笑着瞥了黄渤一眼,“你不也不错,你怎么不把刘海放下来,竖起来长个子吗?”

“我看你是怕别人见着你这长相不相信你,所以整一墨镜搞得神神叨叨的。”黄渤扭头,别开眼,“你这老狐狸。”

“哈哈哈哈。”黄磊笑着进了厨房。

黄渤默默的打着蛋,筷子撞击瓷碗发出清脆的声响,心里念叨,你说我怎么一碰上这黄磊,智商就掉线呢?

说好的霸气侧漏呢?



最后上桌的菜也不多,螃蟹煲,番茄炒蛋,手撕包心菜外加一碟卤牛肉。

餐厅的光调的有点暗,菜有点香,黄渤蹭到厨房,自己盛上饭,顺便抢着给黄磊也盛了饭,不多,就是压了几下,就是端给黄磊时,笑得贼了点。

“黄磊!你快点来吃,冬天菜凉的快。”

“你等会,我先把厨房弄干净。”

“你洁癖啊,你。”黄渤有点理解不能。

“没!我这程度比洁癖低的多,顶多算是爱干净,现在不弄,等会更难弄。”黄磊搓着抹布回答道。

“照你这样家里还铺地毯?”

“这简单,曾经作为天师的我,除尘咒还是会的。”

“……”把这事儿忘了。

黄磊挤了点洗手液洗手,擦干了才走向餐厅。

“味道怎么样?”黄磊一来就关心这个。

“好吃的很!”黄渤啃完小半个螃蟹,在汤锅里找土豆。

“那就好。”

黄渤眼尖的从黄渤筷子中间夹走块土豆,放进嘴里享受的品味,“嗯,不错。”

“有意思吗?大傻子。”黄磊抿嘴忍笑。

“有,特别有。”

“对了,小渤,你会烧菜吗?”

“这顿都没吃完,关下顿什么事。”

“吃完饭你洗碗吧。”

“我是客人,还要洗碗啊?”

“我烧饭,你洗碗,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说着说着都可以唱起来了。

“你才女的!”

“我又没说是你。”

……

没营养的话,从饭前到饭后。

伴着昏暗却温暖的灯,却是刚刚好。



“小渤,记得下次做饭给我吃。”黄磊把人送到门口。

“你怎么还记得!”黄渤懊恼的巴拉头发。

“对了,小渤,你是不是狼?”黄磊问的突兀。

“是啊,你,怎么看出来的。”黄渤眯起眼,眼睛更显得细长。

“能变个身,让我摸一下吗?”黄磊答非所问。

“下次吧,下次。”黄渤有点别扭,“太晚了,我回去了。”

“哦,你忘了把包子带走了。”黄磊转身要进去拿包子,“你是不是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了。”

“这你也记得。”黄渤诧异。

黄磊嘴角勾起一边,笑得骄傲。

“算了,别拿了,反正也冷了,明天你看着办了它吧。”黄渤喊住黄磊。

“好。”

“那,再见。”

“再见。”

黄磊站在门前,看着黄渤离开的背影,有点弓着背,有点儿……潇洒。

狼,吗?



只剩一个人的家,有点冷清,尽管处处温情,却少了人味。

黄磊窝进沙发里,顺手从边上拿起一本书,木心的。

眼前一片汉字,黄磊却一点也看不进,反倒是想起了之前的晚餐,两个人斗斗嘴,抢抢食,倒是热闹。

热闹。

黄磊以前也是天天都过得热闹,二十五岁之前是忙着捉妖忙着自己以为可以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二十五岁之后不上前线了,窝进学校里教比自己小了没几岁的学生,当他们的灯塔。

当老师的日子里,每天都过得热闹充实,学生们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却总是在外面给他带小吃带特产。

然后呢?

带出的第一批学生,他每个人都记得,现在却连人都再也看不到了。

所以他逃避,逃到这个安逸的小区里来,当一个小小的算命先生,每天和大妈唠嗑,赚点小钱,过过小日子,舒是舒心了,但是冷清。

黄磊记得今早遇到的人,是他学生,那时他逃避他开着玩笑却在拿起平安符的那一刻后悔了。

逃避是没有用的,只有面对,才能抓住一切。



TBC





评论(1)
热度(15)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