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双黄】戴墨镜的就一定是瞎子吗?02


※算命先生兼职天师磊VS建国后成精的大尾巴狼渤

※双黄无差日常文

 ※作者懒癌中期


02.


“呜啦呜啦”

救护车的声音在菜场外响起。

其实在老小区里偶尔响起救护车的声音是司空见惯的事,满满当当的都是老年人不时出现个问题就得出动救护车。

但奇怪就奇怪在今天不仅仅来了救护车,后面还有警车,不仅有警车,后面还涌来不少围观群众。

“怎么了?”黄磊懒得挪位子,盲杖一伸,拦住个人就问。

来人一怔。

有些声音即使很久没听到了,在毫无准备时依旧熟悉。

“黄磊?黄老师!”

“在下姓黄名三石,不是什么黄磊。”黄磊一本正经的胡说。

“……”来人沉默片刻,噗呲一笑:“许久不见您还是那么怕麻烦,不过既然您在这里,这里的事儿就归您了。”

黄磊默默地收回盲杖,仗着自己戴着墨镜偷偷的翻了个白眼。

“这人生就是多姿多彩的,什么事都要尝试一二,刚才是我不对,不该打搅你。我现在就是个算命先生,你刚要干嘛就干嘛去。”黄磊说的随意,却带着些许后悔,你说这好巧不巧的怎么就碰上事了?

“我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来这里,既然你在,这片地就归您管了,这是大家默认的规矩。”来人拿出一张照片放到黄磊桌上:“不过,如果您给我签个名,我就告诉你前面发生了什么。”

黄磊哭笑不得。

“真有你的。”说着黄磊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毛笔,不沾墨,不沾水,在照片上潇洒的签下了名字。

“您知道这儿最近来了个陌生人吗?”

“陌生人”是他们对来路不明的妖魔鬼怪的代称。

黄磊一听这问题,就想起昨天见着的人。

隐忍狡猾有带着点莫名的可爱。

“这我知道。”黄磊答的干脆。

“我们怀疑会出事就是因为他。”来人小心翼翼的把签了名的照片夹到本子里。

“他?”黄磊抿嘴憋笑,“不会是他的,看起来就不像,虽然现在我也看不出他是什么了,不过感觉到像是狼崽子,一股子劲儿。”

“您……”来人欲言又止。

“您什么您,我听着都别扭,以前我是教你的老师,你要懂得尊敬,那时候我记得还说要一生做灯塔,照亮你们前行的路,现在还不是搁了担子,中隐隐于市当个小小的算命先生。所以这事还是你们干去,找别的方向去。”黄磊稳稳的坐着,把玩手里的毛笔。

来人沉默。

“对不起,打扰了。”说完,来人紧握着的拳头,慢慢伸向黄磊,慢慢松开,在桌上留下一枚小小的黄色的平安符。

 

 

黄渤从来担忧过未来的事,在他眼里只要努力,有口饭吃一点都不难,难得是怎么吃口好点的饭。

在吃了第四天泡面后,黄渤甩了甩塑料叉子,猛地插进泡面盒子,表示自己是真的受不了了。

“我说王迅啊!你开着一家炒货店,到底是盈利的还是亏损的啊?”

“这当然是有钱赚的!”王迅一个一个的挑着山核桃,“要不我早给关了。”

“是我低估了你抠门的程度。”黄渤叹气。

“这到是。”

“嘿!说你胖你还喘上了。”黄渤一口气把汤喝完,盒子丢进垃圾桶。

“这到没。”

“诶,对了,你知道今天发生什么事了不。”黄渤闲不住的站起,在店里兜着圈子转悠。

“知道!有一姑娘跳楼了,好像是说被逼婚什么的,真是可惜了,好端端一人,就这么死了。”王迅摇头叹息。

“你相不相信以后我有的闹腾了。”黄渤打开店门,笃定断言。

“诶呦!这天冻死个人,渤哥你别把门打开!”王迅被寒风吹的一激灵,寒毛直竖。

“你这傻孩子。”黄渤转头对王迅语重心长的说,“这门你关好,记得别给坏人开门了啊,小白兔。”

说完,关上门走了。

“小白兔?我明明是松鼠来着啊。”

 

 

外面天阴沉沉的,厚厚的云低低的压着,硬是把太阳挤的都没处露脸。

黄渤手插在衣袋里,悠闲的压马路。

老小区的特点就是小,窄窄的小路两旁全是挤在一起不分彼此的小店,在往前走点又跑到菜市场去了。

着实不想在惹到事儿的黄渤干脆的转身,往小学那边溜达,顺便买了四个肉包子两袋豆浆。

还没到放学的时候,小学边上冷冷清清的,文具店外边的香肠还没有开始烤,买葱包桧和蛋饼的小摊主摆弄着煤饼,也只有奶茶店还正正经经的开着。

一路走过,黄渤也就见着理发店还在招人。

“老板!”黄渤扎紧了装包子的袋子,防止它散的满屋子肉味儿。

“光剪头发还是剪洗都要?”来人热情的问。

“我是来打工的。”黄渤一冲眼就知道这人是这儿的老板。

“打工?”老板上下大量黄渤,“你能干些什么?”

“洗头剪头我都行。”

老板摆摆手:“不用了,我们人也够了,你请回吧。”

“这样啊,那打扰了。”黄渤走出洗发店,觉得自己还是跑到小区外面找一酒吧比较好,当酒保也行,唱唱歌也行。


就这么想着,黄渤弯进小路,里往回走。


小路四通八达的,刚来那会儿黄渤也差点找不着北,幸好作为大尾巴狼方向感失灵了还有嗅觉做指引。

七拐八拐的,黄渤就拐到一地自己也不认识,小路尽头是一户人家,围着篱笆,大冬天空着一片地,也不知道原来是种什么的,篱笆外有一棵不高却很老的树,是无花果树,黄渤以自己的经验发誓,这棵树结的果子一定很甜。

这一耽误天也快黑了,黄渤盯着无花果树想着来年秋天的果实也该结束了。

“又见面了啊!”

黄渤听着觉得耳熟。

“你还跑来我家了,盯着我的无花果树干嘛,要不要进来看看?”黄磊笑着说,“我俩还真有缘。”

“你家!!”黄渤一惊,咽了口口水,又马上镇定下来,“我就路过,路过。”

“你肉包子都冷了吧,我厨艺还是不错的,这几年吃遍了大江南北的,又闲来无事,厨艺倒是涨了不少,你真的不想来试试?我又不弄你。”黄磊把塑料袋归到左手,空出来右手开门。

黄渤鼻尖上都是黄磊身上散发出来的清气,淡淡的凉凉的,还挺好闻。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黄渤对黄磊生不出敌意,也不知不觉的少了警惕。

“有肉吗?”黄渤问。

“肉没有。”黄磊失笑,“不过我买了螃蟹,膏厚,你吃不?”

黄渤皱眉思考了一会:“我吃!”

 

 

TBC




评论(12)
热度(16)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