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傅叶】心照不宣


 

  1. TV向后续
  2. 甜的……吧
  3.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曾近非常爱的傅叶,于是写了点东西,也许情节会有出入,全是个人想法。

 

正文:

 

叶开在去探望自家师傅的时候被抓包了。

李寻欢扣着叶开的脉门时就知道自家不省心的徒弟在外面一刻不得安分的惹下了许多麻烦,明明把小李飞刀学了个十之八九却落得一身伤。

“开儿。”

叶开最怕的就是师傅用特别假的温柔喊自己的名字,因为着代表师傅真的生气了。

“师傅,我……”

不待叶开把话说完,趁阿飞不在偷喝了口酒的李寻欢,撑不住严肃的表情,无奈却又疼惜的揉了揉叶开的头:“你长大了,师傅教不了你什么了,但是你知道吗?小李飞刀博爱世人,独独忘了自己,如今落得连酒都没得喝。”

“那您还趁飞师叔不在偷喝!”叶开一惊,手在桌上一扫,把酒壶藏入怀内。

明明想劝谏叶开的,没想到把自己绕进去了,李探花无奈的摇头。

“我是想告诉你,趁年轻好好照顾自己,你着一身伤,现在不好好调养,将来我们老了,谁来照顾我们?”

“当然是我。”叶开瞪着水汪汪的眼以表明态度。

“呵,那就乖乖留在这里。”李寻欢说着一手探向叶开胸口,“养伤。”

“可是。”叶开不想留下来打扰李寻欢。

谁知道……

“师傅!”

李寻欢偷袭成功,悠闲的喝了口酒。

想到李寻欢的身体,叶开用之前师傅偷袭的招数想把酒抢回来。

李寻欢自是不让。

于是师徒俩在房间里拆起了招。

直到阿飞循着酒味,发现打着打着就一起喝起酒的师徒,在俩人额头上弹了下,分开拎回了房。

 

一年后。

叶开哈着气站在院子里看雪。

山上的冬天很冷,师傅和师叔亲手撘造的屋子很暖,屋中摇曳的炭火很亮,披在身上的裘衣很厚,可叶开的心很凉,生理上的不是感情上的凉。

大雪洋洋洒洒的在眼前浮动,叶开摊开手看着雪花落入掌心渐渐融化成水,冷的打了个寒战,不由紧了紧外衣。

诶。

叶开叹气,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当时的义气之举居然会对他造成怎么严重的影响,即使现在的他内里充盈,武功更上层楼,也抵不过从心脉弥散出来的寒意。

“飞师叔。”叶开转过身,看着默默站在他身后的师叔。

“你想走。”飞剑客总是言简意赅。

“嗯。”叶开不放心南宫翎。

“你喜欢她?”在这一年里,叶开把该说的都当故事开着玩笑似的说了。

“我不知道。”叶开虽然有时候花言巧语但从不说谎,除了对傅红雪。

“你对她愧疚,怜惜,疼爱,即使没有爱,如果没有别人,你大可对我说你爱她。”阿飞下意识的抚剑,站在门前挺拔如松。

“别人。”叶开恍惚。

“既然冷,又为何出来,只为看雪?”虽是问句,但飞剑客十分笃定。

“是啊,为什么看雪,只因为喜欢啊!”叶开眼睛一亮,眼前的迷雾尽散。

“开儿,我本不欲多说,因为你只有自己经历过才会懂得,不过寻欢看着你分外纠结,不想你做出错误的决定,最后后悔。”

飞剑客说着笑了笑。

“没有人会不喜欢你。”

包括他。

“诶,傻瓜徒弟!记得下次来把他带来,让我能名正言顺的扁着小子一顿。”李探花猛地拉开门,对着叶开的背影喊到。

叶开闻言向后挥了挥手。

“一定!”

 

 

傅红雪没有朋友。

这是傅红雪自己说的,但现在他后悔了,他以前从不后悔。

自从云天之巅一役后,明月心死了,周婷死了,叶开带着南宫翎走了,傅红雪身在江湖却不知道江湖在哪。

没有人找他麻烦,没有人找他报仇,什么都没有,以前不喜欢叶开在他耳边叽叽喳喳个不停,嫌烦,现在太安静了,他又嫌。

真是嘲讽。

呵,天下之大无竟无傅红雪容身之处。

百无聊赖的人,随着白云飘动的方向走着走着,却把当初懵懵懂懂被叶开拉着为父报仇的路又走了一边。

凤凰集、明月楼、峨眉金顶、云天之巅、侠客山庄、断魂崖……

明明是复仇之路,但到处都是叶开的身影。

傅红雪站在荒芜的侠客山庄里,想到的是叶开抱怨自己过于信任向应天,想到的是叶开身中魅影之毒时的心疼。

曾经走过的路现已破败,经不起时间的摧残。

傅红雪漫在小路上不经心地走着,突然想到当时叶开为了查探向应天是否说谎实打实的中了催心掌,当场吐血,明明脸色苍白但吃了齐一心的“冰魄玉露”后就又跟着他东奔西跑。

当时一心复仇的傅红雪没感觉,现在他才想到叶开的身体如何。

傅红雪摊开手掌看了看,默默蹲下,轻抚地面。

血早已被雨冲刷,但情已经在心底生根。

 

站起身,握紧拳,傅红雪突然知道自己应该去往何地。

有叶开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此心安处。

 

在去叶开的小木屋前,傅红雪先去了集市里买菜,第一次。

集市里热闹非凡。

叫卖声,讲价声,衣料的摩擦声,声声入耳。

傅红雪先是买了面粉,再在猪肉摊前犹豫了很久,买了块店家推荐的五花肉,很贵。然后还买了芹菜香菇和鸡蛋,因为傅红雪记得叶开说过,面粉里打了鸡蛋的包子更好吃。

包子。

傅红雪正在尝试的东西。

先是和面,这个对于练手上功夫的傅红雪来说不是问题,一揉一按,反复多次,加了鸡蛋的面团呈现暖暖的黄,安安静静的呆在一旁。

再是切菜,这更不用说,拿刀法来切菜,不碎才怪。

最先让傅红雪举棋不定的就说加料,到底在肉里加多少黄酒,多少盐,包子才会好吃?叶开才会喜欢?

最后是成型,包包子和包水饺不同,傅红雪笨手笨脚的包坏了六个包子才堪堪学会。

直到把包子一个个小心翼翼的放进蒸笼里,傅红雪才得送气。

包子包好,傅红雪脱掉外衣,只剩一件里衣,并挽起了袖子。

屋里很整齐,可是蒙了层灰。

傅红雪爱干净,自是要好好打扫一番。

 

 

叶开很久没下山了,山上只有师傅包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包子,所以叶开很馋自己木屋边上镇子里张家铺子的包子。

可是拿到手后,叶开才知道,曾经的味道已经不再了。

铺子换了人,包子的皮变厚了,曾经嫌弃自己的人也不在了。

叶开有点忧伤,曾经的叶开从不忧伤。

“真是,难道是我老了?”一蹦一跳的往木屋走的叶开不经好笑的问自己。

“呸呸呸!一定是包子不好吃的原因。”

叶开随手扯了片叶子,在手里把玩。

 

木屋就在眼前。

炊烟也在眼前。

 

谁?

谁在他家里?

南宫翎?

还是,傅红雪?

亦或是其他见着屋子空了落脚的行人?

 

叶开升起了亲乡情怯之意。

不过,前方传来的包子的香味把叶大侠的惆怅心事给吹散咯。

抵不过包子诱惑的叶大侠,瘪了瘪嘴,稳下步子向前走去。

 

大门是开着的。

叶开轻手轻脚的往里走。

一个蓝色的身影跪在地上抹地。

“傅红雪?”叶开不确定的说。

傅红雪听到叶开的声音猛地站起转身。

“傅红雪!”叶开觉得自己是笑着的,他拼命的扯开自己的嘴角,装的很开心,事实上也很开心。

“叶开。”傅红雪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红雪!你,你怎么在这儿。”叶开眼里闪着泪花。

“傻瓜,哭什么。”傅红雪记得这句话自己不是第一次说了。

第一次是叶开自己傻乎乎的抹干泪,这一次,傅红雪走上前,温柔的拭去叶开脸上的泪。

叶开顺势扑进傅红雪怀里,抵着傅红雪的肩窝,吸着鼻子,翁里瓮声:“你个骗子,说好的浪迹天涯呢,怎么跑我这儿来了。”

傅红雪伸手,在叶开背后顿了顿,最后还是温柔的拍了拍。

“你说呢?”

“我说什么?哦!对了,我闻到包子的味道了,谁做的?”叶开答非所问。

“我做的。”傅红雪叹气,拉起叶开的手,往厨房走。

“感觉会很好吃!”叶开兴奋道。

“你什么都靠感觉。”傅红雪笑。

“那是!感觉很重要啊。”叶开扯了扯被紧紧握住的手。

“也许包子并没有你想象的好吃。”傅红雪掀开蒸笼一角瞅了瞅。

“那又如何,你做的,我一定吃完!”叶开不管不顾的拉开蒸笼,捞起一个包子,呼了几口就往嘴里塞。

傅红雪赶忙制止,却赶不上叶开的快手

“傻瓜,你不怕烫?”

“唔。”叶开烫的叼着包子说不出话。

诶。

傅红雪叹着气,伸手把包子从叶开嘴里扯下来,吹气。

“真的好烫,但是感觉包子皮很又弹性薄薄的。”叶开不错眼的盯着傅红雪手里的包子。

“败给你了。”傅红雪把包子吹凉,递给叶开。

“好吃!”叶开嚼着包子嘟嘟囔囔。

“你喜欢就好。”

 

吃完包子,傅红雪穿上外衣,坐到叶开身边,看着远方树叶婆娑。

“你,身体怎么样?”傅红雪干涩的问。

叶开荡着腿,被问到时,表情诧异。

“你居然会问这种问题。”叶开笑道。

“关心你。”傅红雪淡淡道。

叶开这回是真的被吓到。

“啊!我这一年就是因为身体问题,被师傅留在山上养病。”叶开乖乖的回答。

“师傅?小李飞刀李寻欢?”

“嗯啊。”

“你师傅做的很对。”傅红雪带着宽慰道。

“唔。”叶开捧着脸,眼睛亮亮的,“你没有问我南宫翎的事。”

“因为不需要。”傅红雪笃定道。

“……”叶开的耳朵微红,“自作多情。”

“是啊。”傅红雪叹息。

叶开没想道傅红雪居然回答他“是”,所以他们什么都没说却都认为对方爱着自己咯?真是怎样的自信。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开口留我。”叶开认真的看着傅红雪。

“因为如果只要我说了,你就会答应。”傅红雪漆黑的眼眸里倒映着叶开快哭出来的样子。

“当然了。”叶开瘪嘴想忍住眼泪,无奈泪珠总是不听话。

“真是傻瓜。”

一声叹息。

由爱而起。

 

 

END

 

短记:

记得我是《天涯明月刀》播出后再看的,原来是冲着小哇去得,结果被叶开开一哭就起了亲妈心,随后断魂崖一役,无可救药的爱上傅叶这个cp,傅叶是个很神奇的cp,很多人因此爱上了衍生,慕容沣苏明远这一民国悲情cp曾是我看的第一篇cp文。

然而时间长了,加上学业繁重,对傅叶就渐渐的淡了,直到现在萌上晨赫,无法控制的想起傅叶。

感觉好多年了。

以前从没有产出过,如今,把思念还给傅叶,希望一切皆安。

晨赫也一样。


评论(3)
热度(26)
  1. Taikoboh藏经阁 转载了此文字
    今天淘到的傅叶文~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