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晨赫现代AU】六羡(4)


十三,


“乘坐XX航空CH1109号飞机的乘客请注意,由于航空管制,您的航班将于10:30起飞……”广播里响起甜美的女声,然而广播的事却一点都不甜。


陈赫放下手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角挤出滴眼泪。


李晨无奈的放下刚拿起的行李,挨着陈赫一屁股坐下:“每次我等飞机,就没有一次不延误的。”


陈赫好似极困,捂着嘴又打了个哈欠,泪眼朦胧的看向李晨,声音带着困意。


“晨哥你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飞机晚来就晚来呗,我困死了,你……”说着陈赫拍了拍李晨的大腿,“把腿借我就够了!”


李晨被陈赫拍的整个人都震了震,颇为无奈的看着行动力max的把头枕在自己腿上为了舒服调整了几次姿势的陈赫。


“那么早就出来了,你不饿吗?”李晨把视线投向玻璃外雾蒙蒙的天。


陈赫舒舒服服的靠在李晨腿上,闭着眼,道:“不饿,大概饿过头了,我现在就是困,很困,非常非常的困,困到我都得到了樱桃小丸子的技能。所以,晨哥你别吵…先让我睡!”


李晨失笑,看着气息平稳下来的陈赫,又瞄了眼时间,就这么手背在脑后,靠着椅子发起了呆。


滴答,滴答……


时间总是在该慢的时候快,该快的时候慢。


“乘坐XX航空CH1109号飞机的乘客请注意,您的飞机开始登机……”又是之前的声音,只是这次不是挽留,而是离去。


“赫赫。”李晨把称呼含在嘴里似的,喊的极轻,就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猪!起床了,太阳晒屁股咯。”说着李晨轻轻的摇了摇陈赫。


“嗯?”陈赫半眯着眼睛,一转头,直接从李晨腿上掉了下去。


李晨吓的赶紧把人圈住。


陈赫揉了揉眼睛,还不大清醒,看着地板道:“嗯……抱歉,睡糊涂了。”


刚睡醒的声音,低沉沙哑又带着点小性感,全然不似平常的说话声,清亮活力像带着阳光一般


李晨趁着人还未清醒,顺时针揉了把陈赫的毛,淡定道:“还没醒吧,突然变得那么客气。”


“啊哈~”陈赫呆呆的撸了把头发,起身拿行李。


待二人站在队伍后面,等着检票时,陈赫才清醒过来。


看着前面的人挤成一堆,一个个减少,马上就要轮到自己时,陈赫突然转过身,和李晨面对面。


吧唧。


陈赫利用身高优势,稍稍踮起脚,吻在李晨额前。


没等人反应过来,陈赫就拿着检好的票子,冲李晨挥手作别:“再见啦~我的牛!”


下次再见!




十四,


李晨看着陈赫离去的背影,手覆在额前,喃喃道:“心非木石岂无感?吞声踯躅不敢言…”说完便又自嘲的笑了起来。


他就是个胆小鬼。


胆小鬼。


李晨是个冲动的人,但凡认定的事绝不更改,勇往直前,可是他也是个孝顺敏感的人,他想得太多,踟蹰不前,所谓忠孝不得两全,在情爱前,他不知如何……平衡。


呵,说到底也只是借口啊!


李晨笑着摇了摇头,回到了小区,随便买了点菜,再上楼。


打开家门,李晨有一瞬间的不适应,大概是太安静了吧,让人安静的寂寞。


顺手把菜放在厨房里,李晨打开音响,把整个人窝进沙发里。


Petals of white,

Cover fields flowing in grieving tears,

And all the hearts once new,

old and shattered now,

Love can kill,

love will die,

Give me wings to fly,

Fleeing this world so cold,

……

Leaving a trace for love to find a way,When heavens divide,

I will dive into the fire。


悲伤的歌,李晨一遍遍的听着,直到手机的短信声响起。


“晨哥,我到家了ヽ(゚∀゚)ノ这几天多谢款待啦,我很开心,很开心,你也要开心呦~”


……


When heavens divide,

I will see the choices within my hands,How can we ever protect and fight with our tiny souls,

Let me shine like the sun through the doubts and fear。


人是那么的卑微,当天堂都要破碎时,只有爱,只有你,让我用尽全力。


……


注:歌词出自本田晃弘/Donna Burke的《HEAVENS DIVIDE》





十五,


【天霁。


路边的小草随着蟋蟀的歌声摇摆。


穿的一身朴素的少年叼着一根嫩草,随兴而行。


闲适的就好像整个天下都是他的。】


李晨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字,长舒一口气,靠在椅背上,闭眼,捏了捏鼻梁。


处于悠闲状态的作家有三好懒觉假期负担少,可是太过于放松就会迎来噩梦般的催稿,李晨近期闲过了头,找不回状态,只有化压力为动力,在最后死赶了。


不过李晨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陈赫了,不管是微博还是QQ,都没有那只猪的动态。


在他没想通之前,他逃避,想通了之后却犯贱似的想念,那既然之前是赫赫在努力前进,现在,也是时候轮到他了。


反正作家嘛,在那里都可以,只要是他的家。


李晨起身,环顾四周,感觉清冷。不待自己多想,李晨干净利索的打包好行李,准备出发。


在走到门前,李晨停下脚步,拿出手机,发了条自己曾经犹豫不决,最后删除了的短信。


“陈赫,我们在一起吧!”


我不言爱,但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


陈赫最近忙的七荤八素。


他的工作属于不忙闲死,忙起来累死的那种,半年养肥的肉,立马掉光,简直减肥利器。


就像是养肥的猪,过年吃一样,陈赫曾经这么讽刺他家老板大人,结果被称赞道充分的认识你自己。


呵呵,心累。


工作这么忙,陈赫自然是没能逮着空闲上网唠嗑了。


所以,空白了那么多天,陈赫突然收到李晨的短信,条件反射的以为对方手机被偷了,有个傻逼拿着手机要骗钱。


人家好端端的表白,就被活生生曲解为诈骗,真的大丈夫么?



十六,


李晨知道陈赫家在那里,就差一把钥匙就可以随意来去了,可惜没有钥匙,所以一个人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李晨被无情的关在了门外。


想给人一个惊喜不愿就这么离去,脑子突然一根筋的李晨就这么傻乎乎的蹲在了陈赫门口。


李晨就这么等着,直到转角电梯发出清脆的声响。


大门打开,陈赫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李晨脸上扬起微笑,站了起来。


“猪你小心点,仗着酒量好你也别傻呵呵的喝混酒啊,醉成这样,真是猪啊你。”陈赫后面跟着个男人,一边嘟嘟囔囔,一边小心的看着陈赫。


李晨冷眼看着二人走进,待陈赫从他身边走过时,李晨抓住陈赫的手,一把把人圈进怀里。


跟在陈赫身后的人直面着李晨,吓了跳后皱起眉,道:“你……”


话音未落,陈赫软软的推开李晨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吐了个欢。


“呕……”


“你好,我是李晨,是这只猪的男朋友。”李晨偏头了眼陈赫,在对这对面的人,决定先声制人。


“呕……”


“呵,我知道你,陈赫说起过。”那人面无表情的说着,然后伸出手,“我叫郑恺。”


“呕……”


两个男人郑重的握手,响着呕吐的背景音乐,非常具有,嗯,冲击力?


“那只猪就由你来管吧,他喝醉了比平时乖。”郑恺依旧面无表情,只在看向陈赫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李晨眯了下眼,俯身双手穿过陈赫腋下,把人半抱了起来,顺手在口袋里摸钥匙。


“嗯~别乱摸,郑恺你别闹!”陈赫按住了李晨的手,靠在李晨身上,自己摸出了钥匙开门。


李晨扶着陈赫走八字的进了房间。


陈赫乱七八糟的躺在床上,李晨拿了杯温开水放在床边,附在陈赫耳边道:“我们明天再算账。”


一夜无梦。








                   


评论(6)
热度(9)

© 藏经阁 | Powered by LOFTER